separate

❗️ The novels are written in chinese, and we don't have the translated versions yet.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恶魔之分

什么是恶,什么是善?人类、恶魔、吸血鬼,谁能说清谁是绝对的好,谁是绝对的坏;当爱与恨纠缠在一起,该怎么认清自己心底真正的想法?当你成为我生命中唯一的光束起,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绝不让它熄灭……


6. 前因后果

“浩瑞士……”

听到晨曦念出这名字,艾里斯蓦地停下了脚步,对了,魔神一定有办法救她的!

“我的主人!请您出来吧!我的主人!……”

艾里斯开始呼唤浩瑞士,一次、两次、三次……

可不管他怎么呐喊都没有反应,哪怕是一点风,都没刮起。心急之余,艾里斯又看了看怀中的人儿,见她紧闭着双眼毫无生气,原本已经很担心、很害怕的他现在是恐惧到了极点。双手,在颤抖着,艾里斯晃了晃晨曦,可不见她有半点反应,忍了许久的泪水蓦然决堤……

“光,你回答我好吗?光……”艾里斯不愿用手去探她的呼吸,他宁愿相信她只是昏过去了、睡着了……

晨曦依然紧闭着眼没有反应,那么的恬静……

“光,你是我的光,是我唯一的光……”血已经不再流出了,艾里斯小心翼翼地将剑拔出,紧紧地抱住了她。泪,止不住地流,一滴一滴地落在晨曦的肩上。原来,变成了吸血鬼就连泪水也是冰冷的,可为什么那颗已死去的心会如此地痛,痛得在颤抖……

为梅兰丽哭,那是因为怨恨、绝望。可这一次……

突兀,强风刮起、沙尘四窜,一把浑厚的男声在半空中响起,似真似幻、飘渺虚无:“我忠心的仆人,你是想要提前回恶魔界?”

话音落下,艾里斯前方不远处的地面窜起一阵白光,仅是几秒,白光消失之际一头雄豹出现在那。

“为什么现在才来?她都已经不在了!”艾里斯抱着晨曦,恨恨地看着浩瑞士。

“与本魔神无关。”

“你让我失去了光!我唯一的光!”

“身为魔神的仆人,你不需要光。”

“只有黑暗的人生,还要来做什么!”小心翼翼地放下了晨曦,艾里斯拿起了那把银剑,直勾勾地盯着浩瑞士,眼中是哧裸裸的杀意。

见艾里斯举起了剑直指着他,浩瑞士轻蔑一笑:“区区血族胆敢挑战本神魔?”

“跟你动手,他还太嫩了。”不知什么时候克莱尔已来到了他们身边,就连浩瑞士也没有察觉!

“克莱尔?”艾里斯有些诧异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是要杀浩瑞士吗?还不动手?”克莱尔嘴角一扬,露出那尖锐的獠牙,微眯着双眼,眸中尽是笑意:“我玛土撒拉所初拥的幸运儿是不被允许成为恶魔的仆人的。”(玛土撒拉,一般是第四代或第五代吸血鬼,拥有强大的异能。)

**********

“你叫光?”“那就留下来吧,嘻!反正你也不知道要去哪。”“你真的不怕我?”“如果我每天都趁你睡着的时候偷偷喝你的血呢?”“我想召唤恶魔。”“光!谢谢你!是你给了我面对这一切的勇气!就算我之后出了什么事,我都绝对不会忘记你的!”“晚安,我的光。”“我离开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谢谢你,我的光。”“我是个白痴,对吧?”“我要她永远痛苦,如果有来世,那就生生世世都痛苦,直到她真正爱上一个人,不然诅咒将永远延续下去。”“呵呵!早安,我的光。”“那走吧,我背你去看花。”“光,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不能死,我现在就去找人给你看,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光,你是我的光,是我唯一的光……”

一瞬间,所有和他一起的回忆全都涌了上来,悲、乐、哭、笑……

她还活着吗?为什么胸口一点都不痛?是梦吗?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梦吗……

“都睡三天了,没睡够也该饿醒了吧。”

同样的对白,让晨曦的心跳顿时漏了半拍,可为什么,说话的人却是那个她熟悉的浩瑞士,为什么……

浩瑞士在,那她是回到恶魔界了吗?那艾里斯……?

想到这些,晨曦猛地睁开了眼,见浩瑞士趴在地上双眼望着她,就像个乖巧的豹儿守在她身边,又看看四周,果然她是回来了,这里正是浩瑞士的房。

“你总算醒过来了。”

又是一句熟悉的对白,晨曦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跟艾里斯一模一样的话,一句或许是巧合,可两句……那是不是……?

“834年夏天你是不是契了个叫做艾里斯的仆人?”晨曦开口的第一句话问的便是艾里斯。

“你找他做什么?”浩瑞士依然慵懒地趴着,半眯着琥珀眼眸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那就是说他还在了!”晨曦激动地从床上跳了下来,扑到浩瑞士的身前,似乎在那边经历了大半月回来后连自己仆人的身份都忘了,直问:“他在哪?我要见他!”

浩瑞士还是那副懒懒的样子,只是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笑意明显:“他就在这里啊。”

晨曦听他说艾里斯就在这里,赶紧抬头四处张望,可这宽大的房里哪还有别人的身影?发现自己被整了,晨曦有点生气地又问一次:“别玩了,快告诉我。”

浩瑞士不急着回答,反问:“知道我为什么拜托亚斯塔禄将你送到那边吗?”

“我怎么知道?”

“我在赌,赌你会不会回来我身边。”

浩瑞士看着晨曦的眼神一反往常地温柔,可这却让她心底一寒,想起之前浩瑞士说要娶她,她就已经感觉恶心了,现在他那眼神不但没有让她感动,反让她更恶心。

看她不说话,浩瑞士继续说:“要知道,送你去那,你做的每一件事都会改变历史。不过幸好也没改多少。”

“你到底想说什么?”晨曦不懂,她不懂他为什么送她去那地方,难道这和浩瑞士有什么关联吗?可除了在艾里斯召唤他的时候她见过了他一眼之外,她再也看不出这和他有什么牵连,忍不住问:“你到底为什么送我去那里?”

浩瑞士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自顾自地说:“如果历史没有被你改写,那艾里斯与浩瑞士订下契约后的第二天便会随他回恶魔界。之后过了几个百年,艾里斯再次遇上克莱尔,完全弄清楚了他的能力与身份后,杀了浩瑞士并夺取了他所有的力量,取代了他在恶魔界的位置。”

“你……”晨曦不敢相信,眼前的浩瑞士竟是自己最想见的艾里斯!那个英俊潇洒、开朗而又敏感的艾里斯!

浩瑞士见她一脸错愕,笑意黯然淡下:“而你,是我寻找已久的梅兰丽的转世。”

“不……”她懂了,她现在完全懂了……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会送她去那地方,终于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她从小到大都生活在痛苦之中……原来是他,都是他……

浩瑞士苦苦一笑,难道都已经过了一千多年了,她还是不可能属于自己,还是无法爱上任何一个人吗?

“艾里斯……”晨曦看着眼前的雄豹,红了双眼,一想到他变成吸血鬼甚至最后成了恶魔都是因为她、一切都有她而起时,泪水夺眶而出……晨曦轻轻抱住了他,千言万语她该怎么开口?过了千年,他始终无法忘记自己的前世,这伴随了他漫长无尽的一生的痛她该怎么补偿?最后说出口的只有一句:“对不起……”

“我不会再逼你嫁给我了。”

“对不起艾里斯……对不起……”在她死前的那一刻才明白自己对艾里斯是怎样的感情,难道所谓的爱真的只有那么肤浅,只是换了个容貌便再无感情可言了吗?不,梅兰丽会,她不会,她是她,她不是梅兰丽。不管艾里斯是豹也好、虎也罢,她所爱的是那独一无二的艾里斯、那绝无仅有的灵魂!那艾里斯呢?他是把自己当做梅兰丽的替身,还是他所爱的也是“光”?

“对不起艾里斯,我不是梅兰丽……”

“我知道。”艾里斯闭上了眼,想搂紧晨曦,可却只能用爪子搭在她腰上,抓不住,也抱不紧。

“我是光,我是你的光……”晨曦轻轻蹭着他的脸,将他抱得更紧,生怕松手就会永远失去他:“我爱你,艾里斯,我爱你……”

话音才落,艾里斯的身上突然发出了刺眼的白光,让人难以睁眼。

晨曦有些害怕了,她不知艾里斯怎么会突然这样,只感觉到怀中的身躯在变形、发热,烫得她无法再碰他半分!

“艾里斯你怎么了?!艾里斯你别吓我!”

只见被白光包围的艾里斯一点一点地从兽形变成了人形,直到完全成形白光才渐渐褪去。

那双蓝色的眼眸一如从前的美,犹如大海一般深邃;那熟悉的脸庞、熟悉的身躯,退去浩瑞士的兽形,艾里斯还是千年前的那样子,白皙的肌肤毫无血色却帅气依然。

“你……”

艾里斯见她看着自己都看呆了,粲然一笑:“这是我给自己下的诅咒。”

“给自己下的什么诅咒?为什么?”

现在她的表情已经不能用呆来形容了,瞪大了眼盯着艾里斯看,一脸不可置信的诧异模样很是可爱,惹得艾里斯一笑,答:“没有得到真爱,就永远不能变成人形。”

“艾里斯……”瞪大的双眼缓缓垂下,晨曦走到他的身前搂住了他的腰靠在他身上:“你好傻……”

“我这么傻,你还愿意爱我吗?”

“我爱你,傻瓜。”晨曦侧过脸,紧贴在他的胸前,微抬着头看着他那双柔情满溢的蓝眸,似乎看到一片天、一片海……

原来,只要真心爱一个人,不管他是人、是吸血鬼、是恶魔,都能够义无反顾地去爱,都会愿意与他厮守一生。原来,只要爱上了一个人,不管他日后变成了什么模样,是丑、是兽,只要他还是他,都能够接受他的一切。

“光,你是我的光,我生命中唯一的光……”

(全文 完)

👉 点击这里回到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