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arate

❗️ The novels are written in chinese, and we don't have the translated versions yet.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恶魔之分

什么是恶,什么是善?人类、恶魔、吸血鬼,谁能说清谁是绝对的好,谁是绝对的坏;当爱与恨纠缠在一起,该怎么认清自己心底真正的想法?当你成为我生命中唯一的光束起,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绝不让它熄灭……


5. 迟来的爱

又是过了五天,他们足足花了五天的时间才来到了那片花田附近的小镇上。原因一,他们不认识路,到处问人兜兜转转饶了许多冤枉路。原因二,艾里斯只能在晚上行动,每次问人按那人说的方向走,去到另外一个地方的时候都三更半夜了,哪里还来的人让他们问路?无奈下又只好等到天亮后,晨曦去问人确定路线后再继续上路了。

虽然这一路上来不太顺利,可艾里斯和晨曦却过得很开心。三更半夜的时候两人大摇大摆地走在冷清清的街道上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管,在月光之下赶路,别有一番风情。

由于830年代时法兰克王国发生内战死了不少人,郊外的一些屋子空置到现在,不时能找到一两间无人居住的空屋。而现在,他们就在郊外找了间空屋暂住一日,等入夜之后便去花田那边。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兴奋,平时睡很多的艾里斯今天竟醒得比晨曦早。晨曦醒了的时候,他正在用餐—也就是他正埋首在她颈边吸她的血!

“好歹也先等我睡醒再开饭吧。”晨曦突然幽幽开口说话吓了艾里斯一跳,猛地抬头,就像是一只偷腥的小猫被人发现了,吓得赶紧舔干净嘴角坐好,装作什么事都没干地看着她装傻。

看他这装傻的模样好是可爱,晨曦忍俊不禁“哧”地笑了出来,说:“够不够?我血多,再多喝一些也没关系,反正就这两天。”

两天,还有两天艾里斯就要跟浩瑞士回恶魔界了。这敏感的话题在这些天里谁都没提起过,因为不想带着伤感过这最后的日子。现在晨曦无意提起,艾里斯心一紧,那种难过、不舍的情绪都涌了上来。

晨曦见他垂下了眸,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转移话题:“不是要去看花吗?走吧,已经天黑了。”说着,晨曦起身要走。

“光……”艾里斯没有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应她,而是将她拉向自己,问:“你怪我吗?”

“怪你什么?”

艾里斯站了起身,看着她满脸愧疚,说:“丢下你一人。”

“呵呵!”晨曦笑得没心没肺,看似潇洒:“我们才认识大半个月而已,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个人?”

“我能感觉得到。”

“别告诉我这是你的能力之一。”晨曦打趣道。

“不是,只是……有这种感觉。”

“你就放心地去吧!”她知道艾里斯的直觉很准,尤其对人心感情方面很敏感,可她不愿被人怜悯、讨厌被人可怜,她不想让人知道她也会感到寂寞、孤独,只是一笑,尽量让艾里斯安心,说:“我不是一个人,等你离开了,我会去找我的亲人。”

“这就好。”艾里斯安心地笑了笑,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又说:“那走吧,我背你去看花。”

“嗯!”晨曦利索地跳上了他的背,这几天他经常背着她四处奔跑,她都已经习惯骑这“人肉摩托车”了。

一如往常,让他背着晨曦只感到无比惬意,尤其是在夏天里抱着这样凉冰冰的一个人感到特别舒服,而且在他奔跑的时候风不断从她脸边掠过,长发飘扬在风中,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用不了几分钟,艾里斯已经背着晨曦来到花田前了。明月之下,夏风徐徐,这一大片的薰衣草在风中左右摇摆,一阵阵芳香随着风在空中散放,沁人心脾。

虽然不是一望无际,但已经是很大的一片薰衣草园了。尽管在夜里看到的并没有白天所看到的美丽,紫绿相间、色彩迷人,可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比白天所见的多了几分优雅与神秘感,同样充满魅力深深吸引着人。

“好香好美啊!”晨曦从艾里斯的背上跳了下来,望着这片薰衣草园高兴得已经说不出什么赞美感叹的话了,直接跑进了花丛里。当然她会小心地踩在花与花之间的空地上,尽量不弄伤花。

“第一次见你这么开心。”艾里斯当然也很开心了,只是并没有像晨曦那样露出一脸兴奋。

“因为是第一次见嘛!”晨曦说着,将艾里斯也拉到了花丛之中,问:“怎样?你的小心愿算不算完成了?”

“呵呵!满足了!”其实艾里斯最想要看的是太阳之下的花田,他知道这已是永远不可能的事了,可他不愿说出来,他想再多看看她这般甜美幸福的笑容……

“这就好了。”晨曦又看了看这满天的繁星,发现今晚的星空特别美,感叹道:“艾里斯,你看今晚的星星多亮、多美啊,如果可以躺在花田中看星就好了。”

“那就躺啊。”

“不行,那会压坏花儿的。”

“怕什么,就你这么小的身躯顶多压弯几株花而已。”

“还是躺旁边的草地好。”晨曦摇了摇头,又望了望四周,只可惜这里没有小坡,不然躺在小坡上可以抬头看星空、低头赏花田。

“那就躺草地吧。”这对他来说没什么所谓,今晚只要她开心,他就开心。

刚要走出花丛,忽然之间艾里斯好像感觉到了梅兰丽的气息,顿时僵住了动作。

“怎么了?”晨曦见他神色古怪,停下了脚步,问。

“我好像感觉到了梅兰丽的气息。”

“怎么可能?我们兜兜转转饶了那么远的路才来到这里,就算布莱恩再厉害也不可能那么快追上我们吧?”

“或许是我的错觉吧。”

“一定是你太想她了。”

“我没啊!”艾里斯否认。

“你这话的可信度不高。”就他那没出息的情种,晨曦才不信他会不想她呢。

这话题艾里斯说不过她,只好转移焦点:“我肚子饿了,你刚刚说让我多喝些还算不算?”

晨曦无语了,心想他就算是转移话题也不用跳那么远吧,好了现在她的血又要少半升了。

见她不出声,艾里斯得意地笑了笑,还特意露出那尖锐的獠牙。

晨曦无奈地瞥他一眼,喃喃道:“刚才喝的时候又不喝饱,现在才说要。”说着,她转过脸,脖子一歪,示意他可以开餐了。

艾里斯也不跟她客气,将嘴凑过去便咬了下去。

都说吸血鬼吸血的时候是最无防备的,就连有敌人在靠近都完全没有发觉。

晨曦半眯着眸,迷蒙中发现前方有个高大的身影正向这边快速靠近。睁开眼一看,身影愈来愈近,她终于看清那人就是梅兰丽的哥哥迪兰!只见他手持银剑,在月光下泛着抢眼的白光,迪兰一脸愤怒好似看到了有血海深仇的仇人一般,这神情就算是当日艾里斯说要杀掉梅兰丽时都不曾有的!

迪兰冲过来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待晨曦反应过来、艾里斯察觉的时候迪兰已经近在尺丈了!

“小心!”

晨曦猛地推开艾里斯,几乎是同一时间那把修长的银剑便深深刺入了她的胸膛从后背穿出!

迪兰一怔,蓦地放开了手中的剑,他怎么都想不到这女子竟将那吸血鬼推开替他挨了这一剑!

晨曦呆呆地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那把银剑,鲜血很快便染红了一片衣襟……痛,痛得好麻……伤口四周的神经在拼命地跳动,痛得她已经不知该如何反应了……

“光!光!”艾里斯急忙抱过她,可剑穿过了她的胸膛他是不能将它拔出的,见她胸前、身后的白衣被染了一片深色,他那颗已不会跳动的心竟隐隐抽痛起来。他已经慌了,他不知该怎么做了,他只知道他不能让她有事,不能让她死!

“你!!为什么要帮这吸血鬼!”愣住了的迪兰回过神来,发狂一般大骂:“艾里斯你这魔鬼!你这吸血的魔鬼!你没能杀成梅兰丽,你竟杀死了我父亲!我要为我父亲报仇!”说罢,迪兰从腰间拿出一把银匕首要刺向艾里斯!

艾里斯转过脸狠狠一瞪,迪兰随即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撞飞几米远!只见艾里斯原本蓝色的眼眸变成了鲜艳的血红色,犹如黑夜中的恶魔一般散发着嗜血的气息,眼中充满了憎恨与怨愤:“你父亲的死与我无关,可你却伤了我的光!”

被撞飞的迪兰像是被一块大石狠狠撞了一下,震得他五脏六腑都要错位了,胸口又郁闷像是被重石压着一般。他艰难地试图撑起身,可才用力便吐出了一口鲜血。

艾里斯再也顾不上迪兰,也顾不上在渐渐靠近这边的梅兰丽,他抱起了晨曦,跃身奔向小镇,不停地在她耳边呼唤着她:“光,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不能死,我现在就去找人给你看,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晨曦知道自己的伤有多重,血在大量地流失,她只不过是半个低级恶魔,体内流着的血大部分还是正常人类的,这么重的伤她是无法自救了。愈发虚弱的她就连说话都困难,费尽力气只说出一句:“没用的……”

“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倔强的艾里斯心里清楚,可他不愿放弃,他不能就这样放手!

感觉生命在流逝,这一次,晨曦就有了不舍。她不想就这样死去,不想就这样离开艾里斯……她想回去,她想留下来,她想要和艾里斯一起回恶魔界永远陪在他身边……为什么,心会痛……为什么会这般难过、害怕、不舍……以前是想死不能死,现在她终于可以离开这世界了,可却不想离开了……

这段时间和艾里斯一起的画面片段如幻灯片一般在她脑海里飞速闪过,零零散散的记忆碎片竟凑整了简单的一个念头,那是她活了十九年都不曾懂的情感,是爱……

她,想要爱他……

是不是懂得太迟了,就再也没机会了?是不是没有开口的,就再也无法开口了?千言万语,突然之间她竟有说不尽的话想要跟他说,可她好累,就连意识都变得模糊……

晨曦缓缓闭上了眼,只听到艾里斯不断地唤着她,风不停地掠过她的脸……

是不是错过了一次,就再也没下次了……

听不清了,什么都听不清了……好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了……

完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晨曦喃出了最后的几个字,至于是什么,她自己也都不清楚了……

一切,已经结束了……吗?

👉 点击这里回到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