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arate

❗️ The novels are written in chinese, and we don't have the translated versions yet.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恶魔之分

什么是恶,什么是善?人类、恶魔、吸血鬼,谁能说清谁是绝对的好,谁是绝对的坏;当爱与恨纠缠在一起,该怎么认清自己心底真正的想法?当你成为我生命中唯一的光束起,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绝不让它熄灭……


3. 生世契约

这里是远离城镇的一座山上的洞穴,阴凉而灰暗,很适合艾里斯休息。

已经过了五天了,这几天里晨曦只能到河里抓鱼然后生火烤鱼吃,幸运的话能抓到兔子吃上烤肉。而艾里斯则每天白天睡觉、晚上出去给晨曦找食物,不时会带回来一些果实。虽然说吸血鬼的自我修复能力很强,可艾里斯被太阳晒伤的伤到现在只是消了肿,碰到的话多少还是有些痛,而那天被吸血鬼猎人用银剑划伤的地方也才刚愈合。不知是不是每天吸的血量太少他的自我恢复能力才会这么弱,而且看起来也没以前那么精神了。

天,已经黑了。站在洞穴外的晨曦拿着火把回到里面,见艾里斯还没醒便将火把扔回火堆里,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那毫无血色的脸在火光的照映下多了一分生气;他双眼紧闭着,长而浓密的睫毛翘翘的很是好看;还有那英气的剑眉、高挺的鼻子……晨曦实在不懂为什么梅兰丽会背叛这个帅气而忠心又勇敢的未婚夫。

艾里斯成为吸血鬼不过是一个多月前的事。那天,一个叫做克莱尔的吸血鬼为了报仇而捉走了梅兰丽,原因是她的父亲布莱恩—那吸血鬼猎人,猎杀了他的妻子,所以克莱尔也要让他尝尝失去至亲的滋味。梅兰丽被抓的时候布莱恩和迪兰都去隔壁小镇了,克莱尔只好让在场的艾里斯帮他传话给布莱恩,说罢便将梅兰丽带走了。深爱着梅兰丽的艾里斯怎么可能有耐心等布莱恩和迪兰回来再去救她?于是写下了张纸条便匆匆赶去克莱尔说的那地方了。克莱尔见来的只有艾里斯一个人,一怒之下初拥了艾里斯后便离开了,为的就是折磨他。梅兰丽见艾里斯变成了吸血鬼,害怕得不得了直赶他走,还有什么爱情可言?艾里斯伤心地回家了,以为过些时间梅兰丽想通后就会接受他了。可他万万想不到,梅兰丽见到她父亲的第一时间便是告诉他艾里斯变成吸血鬼了,让她父亲快去猎杀他。之后,艾里斯逃到了另一个小镇,找到了一间没人住的旧屋暂时躲在了那儿,也就是晨曦遇见他的那间屋子。

看着艾里斯疲倦的睡脸,晨曦不禁心疼起眼前这可怜的男人,那么地爱梅兰丽,可最后换来的只有无情的伤害。为什么这世上有情的人总被无情的人伤害?为什么付出的那个总是得不到相应的回报?为什么痴情的人总是遇不到对的人?为什么……为什么……

“光。”

听到艾里斯叫她,她才回过神来:“你醒了,感觉怎样?”

“我没事。”艾里斯抿嘴一笑,坐了起身:“你吃饱了吗?”

“呵呵!”晨曦笑得有些无奈:“吃饱了,该让你用餐了。”

“嘻嘻!”他也不跟她客气,凑到她的颈边便咬了下去,似乎都已经习惯了。

不知是不是他咬得太浅了,晨曦并不觉得痛,反倒希望他能多吸一些,反正她多少已经被魔化了,多吸一些她也能很快恢复过来,只是长期这样身体变得比较容易累而已。

只不过十几秒的功夫,艾里斯便收起了他的獠牙,舔了舔晨曦颈上的两个小牙洞很快便愈合了,又满足地舔干净嘴角边的鲜血,笑微道:“好了。”

“再多喝些吧,我身体受得了,倒是你喝这么少,伤都好得特别慢。”

“你也知道,吸血鬼最怕太阳和银物了,就是因为它们对我们造成的伤害难以恢复。”

“那你更应该多喝些补充能量啊。”

“和这无关。”艾里斯摇摇头,怎么都不肯听她的。

“唉……”既然当事人都不愿意,那她又何必再拿热脸贴他冷屁股?便说道:“随便你好了。”

“光。”

“嗯?”

“谢谢你。”

“哧!”晨曦笑了笑,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怎么知道是这么俗的话。

艾里斯见她笑,也跟着笑了,又问:“你有想要做的事吗?”

“暂时没有。”晨曦从没跟他提起有关她的事,也无所谓能不能回恶魔界,反问:“那你呢?”

“我想召唤恶魔。”

“召唤恶魔?!”晨曦被他这想法雷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了。他都已经是吸血鬼了为什么还会想要召唤恶魔?

“我要诅咒梅兰丽。”

看他一脸认真,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晨曦没有立刻回应他的话,只是盯着他看,不语。

“我曾想过杀她,可我下不了手。”艾里斯说着,垂下了眸,似乎在回忆什么,又似乎在考虑什么:“可我无法原谅她这样对我,如果我不报复她,我的心无法安宁。”

“召唤恶魔,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管是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哪怕出卖自己的灵魂。”他的语气中透着不可动摇的坚定,晨曦似乎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从前的影子,那般倔强、那般执着。

“那倒不一定,不是每个恶魔都对灵魂有兴趣的。”说道灵魂,这让她想起了魔神中有着奇怪癖好的毕弗隆斯,他总喜欢移动尸体或点亮坟墓上的蜡烛,想想都让人寒恶。

艾里斯见她反应平淡并不反对,便问:“那你是支持我了?”

“没有什么支持不支持的,你想做的事那就做吧。”她自己也曾召唤过恶魔,她又有什么资格阻拦他?

“光!”艾里斯突然抓起了晨曦的手,一脸激动,就好像在黑暗中看到了唯一的一丝光线一般惊奇而兴奋:“谢谢你!是你给了我面对这一切的勇气!就算我之后出了什么事,我都绝对不会忘记你的!”

“好了啦,有什么好激动的。”晨曦甩了甩艾里斯那冰冷的手,不过却好像黏住了一般怎么甩都甩不掉,只好无奈地说:“我累,我睡觉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反正也不急。”

“嗯!你休息吧!我出去了。”

“嗯,晚安。”

“晚安,我的光。”

艾里斯的笑容就像太阳一般灿烂,让她感到很温暖,有种说不清的亲切感。

可能是累了吧,艾里斯才离开没多久晨曦很快便睡着了。梦中,她似乎听到了浩瑞士在呼唤她,不停地重复着:你会回来吗……会吗……

一觉惊醒,晨曦不清楚这到底是自己的梦,还是浩瑞士在另一个世界耍什么把戏。已无睡意的她走出到洞外,看着朦胧月色、黑得暗沉的天空,太阳应该很快要出来了吧,可艾里斯怎么还没回来?

晨曦有些担心,心想布莱恩和迪兰有可能寻到他们的踪迹了,艾里斯可能会有什么危险,便到树林里去找他。

走了没多远的路,前方突然紫光惊现,四周刮起怪异的强风!这场面似曾相识,难道……!?

晨曦急忙跑向发出紫光的那地方,很快便看到了艾里斯,然而他身前还多了一头身躯庞大的雄豹!

六芒星阵之中,艾里斯单膝跪在地上,在他身前漂浮在半空的雄豹显然是浩瑞士!

没想到艾里斯召唤的竟然是浩瑞士,这让晨曦吃了不小的惊。可让她感到古怪的是,眼前的明明是她所熟悉的浩瑞士、她的主人,可发现了她的存在的浩瑞士却无所动容似乎根本不认识她,不管怎么看明明是同一只恶魔可她却感到明显的不同……

“我愿成为您忠心的仆人,永远侍奉您、听命于您。”说话的同时,艾里斯咬破了自己的拇指按在了漂浮在他与浩瑞士之间的契约上,仪式完成的同时,契约顿时撕裂成两半化作两束绿光,一道飞向浩瑞士,另一道则飞向艾里斯。

蓦地,风停了,紫光星阵灭下了,浩瑞士也消失在半空中只留下一句话回荡这片树林之间:你的自由,只剩十天。

“艾里斯……”晨曦轻唤他的名字,一步一步地走向他。

艾里斯缓缓起身,转过身看向她,冁然一笑,看似如阳光一般灿烂,可晨曦却知道他笑得有多勉强。

“想哭就别笑。”她的语气听着有点冷淡,可手却伸了过去,轻轻抱住了他,抱住了这可怜的男人,抱住了他那颗被伤得千疮百孔的心。

“对不起……”搂紧了晨曦,艾里斯再也忍不住在眼眶中盘旋的泪水,双眼一闭潸然泪下……

“你没必要跟我道歉。”

“我离开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

“光,剩下的十天,你能陪我再去看梅兰丽一次吗?”

“可以。”

“谢谢你,我的光。”

黎明前的天,阴暗得就像一间密封的屋子,而那薄弱的月光便是那唯一的一丝光线。在这一片漆黑之中,一颗疲惫不堪的心有了感激之情,一颗冷漠残破的心多了怜悯之情……

到底是谁,伤了谁的心?到底是谁,让原本善良纯真的人变得怨愤?他们都只不过是想要一丝光、一点热而已,可为什么偏偏这世界却如此的冷、如此的暗,湮灭了他们的憧憬?

👉 点击这里回到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