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arate

❗️ The novels are written in chinese, and we don't have the translated versions yet.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恶魔之分

什么是恶,什么是善?人类、恶魔、吸血鬼,谁能说清谁是绝对的好,谁是绝对的坏;当爱与恨纠缠在一起,该怎么认清自己心底真正的想法?当你成为我生命中唯一的光束起,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绝不让它熄灭……


2. 吸血非鬼

这是843年7月的某天,在法兰克王国的西部。离签凡尔登条约的日子还有一个月,也就是法兰克王国在一个月内将瓦解成法、德、意。

晨曦已经来到这边快一个星期了,她发现艾里斯很奇怪,每天大中午的去睡觉,到了晚上便不见踪影。对此,她曾装作无意地问他,艾里斯却是一脸不正经地笑着答她,说他是个杀手,每到晚上就要出去办事,所以需要一个人帮他看家。晨曦没有信,也没有不信。

这天,她正准备出门买东西,却很稀罕地有人敲门了。晨曦打开门一看,站在门前的大叔身穿深紫色的圣衣,看来是位牧师。他身后站着一个健壮的棕发男子,他满脸胡渣,胸前穿有铁护胸,戴了铁护腕,披着一件长长的披风,看起来像是一名猎手。

“你好小姐,打扰到您实在不好意思。”说话的是那牧师,他一脸慈祥:“我们赶着去邻镇,只是中午的太阳实在太猛了,不知您方便让我们在您家休息一会儿吗?”

艾里斯曾再三嘱咐她不能让任何人进这屋子,免得被人发现他这大名鼎鼎的杀手在这里住。虽然晨曦并不怎么信,不过他嘱咐的事她还是会照做的,毕竟寄人篱下,于是说:“不如你们多走几步路去隔壁家吧,我有事要出门。”

“啊…我头有些晕……”牧师伸手捂着额角,气色似乎不太好。

牧师身后的男子赶紧扶着他:“您中暑了。”

晨曦无语了,中世纪的法国夏天气候再热也不至于中暑吧!看着眼前这两人一唱一和的,这戏演地还真像,便也装作一脸着急算是给他们捧场,说:“那你还不快扶牧师去隔壁家休息!”

那牧师估计没想到她会这么无情,腿一软,险些摔着,还好那男子扶着他。

“你不肯让我们进难道你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男子有些发怒了。

“喂,我说我有事要出门你们没听见?再说这里是我家,我喜欢让谁进就让谁进,这是我的权利。”晨曦也毫不示弱地应他一句,顶得他咬牙切齿却又不好发作,毕竟他们理亏。

晨曦见他没话说,走出了屋子,直接锁上门走人,这让那男子更加气了,若不是牧师直说“算了算了,我们去隔壁家问吧”,恐怕那男子还真会冲上来对她动手。

晨曦去了集市那边的小店吃了些东西,又买了些面包逛了逛街之后,直到傍晚才回去。

艾里斯的家比较偏僻,在小镇的外围边上,所以来这边的人很少,住的人也很少。快到家了,看着眼前那熟悉的小屋却有种说不出的古怪,再走近些,晨曦才发现小屋的门是开着的!

不安与担心在她心里蔓延充斥,晨曦急急跑了过去,走进屋子一看,发现里面的东西虽然不乱但却是明显被人翻过了!难道是那牧师和那男子?晨曦并不在乎有没有什么东西失窃,她担心的是艾里斯!急忙冲到他的房前发现门锁被破坏了,一定是那两人强行撞开的!晨曦将门推开一看,果然,房里空无一人!平时不入夜不起床的艾里斯竟会不在房里,难道是被那两人抓走了?那她该怎么办?若要去找他,那该去哪找?

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晨曦在房内来回踱步思索着该怎么做才好。左右思量,她还是决定留在小屋里等等看,看入夜后艾里斯会不会回来,如果他一夜不回那自己便一间挨一间教会去找那牧师和猎手好了。

决定好后,晨曦便开始收拾被弄乱的东西。这屋子虽小,可真要收拾起来可花时间了,直到天黑了她才清理好屋里的所有杂物。

“咯!嘎嘎…!嘭!”

好不容易能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的晨曦才拿起瓷碗准备装些水喝,却听到艾里斯的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响声,说不定是他回来了,便赶紧过去看。

来到房前,只见刚从窗口跳进来的艾里斯整一个落汤鸡似的全身都湿透了,手里还拿着家里用来盖水桶的木板,难怪刚才晨曦打扫的时候怎么都找不到,原来是他拿了。

“艾里斯,你没事吧?”晨曦随手拿起一块破布递给他擦身,那是她收拾他房间的时候翻出来的。

艾里斯接过那破布,还微喘着气:“差点闷死了。”

“今天有个牧师和猎手闯进来了,把整个屋子都翻了一遍也不知想找什么,这里的东西他们一样都没拿走。”

“他们要找的是我。”艾里斯擦干了脸上的水又将布盖在头上,使劲地搓那漂亮的金发弄得乱七八糟,可偏偏这样的他却显得很性感:“你出去后没多久他们便开始撞门,我只好拿过盖水桶的木板躲到了后面的水井里了。”

“为什么拿木板?”

“怕被人看见。”

“那为什么他们走了你却现在才上来?”

艾里斯没能立刻回答上来,灿灿一笑后才缓缓说道:“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走的,不过我看天都黑了,他们应该不会在这过夜吧?”

“你是吸血鬼吧。”晨曦淡然地说出了她怀疑了足足一个星期事:“日夜颠倒,从不晒太阳也不见你吃什么。你迟迟不上来不是因为不知道他们走了,而是因为你出来就会被太阳晒到。”说着,晨曦指了指他腿上那一大片火红色像是被火烫伤肿起的肌肤,继续说:“木板那么小,挡得到头挡不到脚。”

听完她的话,艾里斯不惊讶,只是幽幽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那块破布,看着晨曦眼神那么的复杂:“所以呢?知道我是吸血鬼后你会害怕我吗?像其他人那样驱逐我?甚至要消灭我吗?”

“吸血鬼而已,有什么好怕的?想要消灭你的人类才可怕。”

“你真的不怕我?”艾里斯似乎是看到了一丝希望,问得有些小心。

晨曦摇了摇头。

“如果……”艾里斯顿了顿,垂下了蓝色的眼眸似乎在犹豫,又转眼看了看晨曦,最后还是说了出口:“如果我每天都趁你睡着的时候偷偷喝你的血呢?”

“……”

艾里斯见她不出声了,赶紧举起手掌发誓,生怕她因此怕了自己:“我只喝很少!真的!很少!”

“难怪我说每天睡那么多、吃那么多都感觉累,原来是你……”

“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以后不喝了!我发誓!”

“除了我的血,你还吸谁的血?”

“没有!认识你之后就只有你了!”艾里斯仍举着那手掌,一脸信誓旦旦地说。

她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艾里斯会提议让她留在这里了!原来不是想要她看家!而是方便他填肚子!

晨曦哀哀叹了口气,不过看在他还能算是个好人的份上,便也算了,又问:“喝那么少,够吗?”

“呃……虽然是填不饱,不过至少不会饿着。”

“我累了,去睡了。”晨曦说着,转身走人,边回房边说:“要是真的饿了,我不介意你稍微喝多一点,不过别不小心把我血吸光了,我可不想变成人干。”说罢,晨曦关上了房门,只剩艾里斯一人站在那傻傻地愣着。

半夜,晨曦被一声“嘭”的巨响吓醒了。响声传来的地方不远,就在小屋的后面!她知道夜晚是吸血鬼最活跃的时候,晾艾里斯也不会乖乖呆着房里便急忙跑出了屋外看发生什么事了。

“梅兰丽,若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成为吸血鬼!但你却背叛了我!”

“不!你是吸血鬼,不是人!”

“她说的没错,你是魔鬼不该存在在这世界上!迪兰,看好梅兰丽!”

“我不会放过你的!即便是死,我也要先杀了你!你背叛了我!”

才绕过小屋晨曦便听到这样的对话,除了艾里斯那熟悉的声音外,她还听出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那就是中午才见过的牧师!

虽然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可晨曦管不了那么多了,那猎手想要杀艾里斯那是她不想要见到的!想都没想便跑了过去大喊:“艾里斯!”

这一声呼喊来得突然,霎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晨曦一眼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发现艾里斯受伤了,没有半秒迟疑跑到了艾里斯的身前将他护在身后。

“你要做什么!”那牧师……哦不对!是吸血鬼猎人才对!中午见到的是一脸慈祥,今晚却是另一副面孔—冰冷无情!

晨曦肯定地说道:“艾里斯不是坏人!”

“他是魔鬼,是吸血鬼!他要生存就必须吸我们人类的血!你快离开他!别被他蛊惑了!”

“吸血也没你们来得坏!至少他不杀人!可你们却个个双手沾满鲜血!艾里斯曾经也是人!你们没听到他是因为梅兰丽才变成吸血鬼的吗!难道艾里斯该死,梅兰丽就没罪吗!”

被人点名了,站在不远处叫做梅兰丽的女生心虚地躲在了中午见过的那猎手的身后,不敢吱声。

“我看你是被那吸血鬼迷惑了!”说话的是那猎手,也就是迪兰:“你最好赶快离开他身边!”

“若不然呢?将我也一起杀了?”晨曦看着眼前的吸血鬼猎人,又转过脸看迪兰,轻蔑一笑,同一时间她悄悄地跟艾里斯说:“快,抓住我,用我威胁他们!”

艾里斯明白了她的意思,那猎人还没回答她的话,艾里斯伸手便扼住了晨曦的咽喉,露出尖锐的獠牙狠狠威胁:“别乱动,不然我杀了她!”

“东方的女孩,看吧!这就是你所信任的吸血鬼!看他怎么利用你逃生!”猎人果真没再动半分,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晨曦,又对艾里斯说:“即使你逃过了今天,还会有明天!”

“别理他了,快走吧,要天亮了。”看着那星光薄弱的黑夜,晨曦知道离黎明不远了,提醒艾里斯别浪费时间。

没吭一声,艾里斯闪身迅速离开,犹如在黑夜中奔跑的灵豹,只见影不见其人。

👉 点击这里回到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