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arate

❗️ The novels are written in chinese, and we don't have the translated versions yet.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恶魔之分

什么是恶,什么是善?人类、恶魔、吸血鬼,谁能说清谁是绝对的好,谁是绝对的坏;当爱与恨纠缠在一起,该怎么认清自己心底真正的想法?当你成为我生命中唯一的光束起,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绝不让它熄灭……


1. 恶魔之奴

为了报复那恶毒的女人和那无情的父亲,让他们一无所有、历尽苦难,她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与恶魔订下永生永世的卖身契……

她,并不后悔。

坐在悬崖边缘的女子望着眼前深不可见底的深渊,一团轻雾若隐若现构成一幕幕幻象,乍看之下似乎是一男一女正在吵架,激烈得很。

女子笑了,薄唇一抿,嘴角微微上扬勾起迷人的弧度,好似幻象中的两人吵得越厉害她就越开心。

快一年了,自从她的主人浩瑞士—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中的第六十四位魔神,完成了她愿望后,便将她带到了这边。在众多仆人之中她算幸运了吧,比起那些随时有生命危险、有可能灰飞烟灭的可怜的家伙们,她只不过是不时被她主人恶整弄得狼狈不堪而已。

“你又偷懒了。”

身后传来一把浑厚而磁性的男声在这悬崖之上悠悠回荡着,女子知道是她主人来了。

“唉……”女子偷偷叹了口气,清秀的一张鹅蛋脸露出几分不甘的神情,但很快又换上了一脸恭敬,站了起来转过身鞠躬,双手重叠按在裙摆上,言语中不带温度、不卑不亢:“主人。”

一头雄姿英发、威风凛凛的雄豹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女子身前,这正是她的主人—浩瑞士。这位魔神位阶公爵,统帅36个军团,能通晓古今、预言未来。当初她会召唤这位魔神正是看上了他会受命消灭召唤者的敌人这一点,可却没想到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得到了她想要的,她不后悔。

“想离开吗?”浩瑞士的声音虽是低沉却是很好听,只是这话从一头豹的口中说出了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主人,小恶魔不懂。”她本名肖晨曦,可浩瑞士却说这名字不适合魔神的仆人,于是十分懒地给她改了个名字叫小恶魔。

浩瑞士耐心地换了个方式问:“想回去那个世界吗?”

“不。”晨曦想都没想便摇头。虽然她清楚恶魔的世界比她所见的要复杂许多,可至少在这一年里,她所认识、所见到的恶魔都属于很爽快的类型,不管是想做什么坏事都很明显地表露出来,毫不掩饰,不像人类的世界那般虚伪,充满谎言与欺骗。

“那就好。”浩瑞士满意地点点头,嘴角一扬有了笑意:“我已跟巴尔说过了,他也同意让你成为我的妻子了。”

“妻子”二字好比一闪光弹,狠狠扔在了晨曦的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无法正常思考了,可舌头却像不受控制一般,脱口而出便是一句:“你疯了!”

浩瑞士对她这反应很是不满:“渺小的人类,本魔神看上你那是你莫大的福分。”

“小恶魔只是渺小的人类,配不上尊贵的您。”晨曦很快便接下了他的话,根本无需思考。

浩瑞士抬起那锋利的爪子迈前一步,脸上的不满被威胁代替,散发着慑人的寒气,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那你是要拒绝了?”

她不知这魔神突然之间发什么神经还是又想恶整她,可她对人兽恋那是完完全全没有兴趣,即便是得罪他,她也一样要说:“请主人另选娇妻。”

“你不怕死?”

死?不管是人类的世界还是恶魔的世界,她早已没半点留恋了,死有何惧?倔强的她答案不改:“请主人另选娇妻。”

“好。”浩瑞士满脸的愠怒顿时淡了下来,后退几步,这突然之间的平静有些出奇。晨曦正疑惑他想做什么的时候,只听浩瑞士说道:“那我便成全你好了。”

言罢,浩瑞士跃身一跳扑向晨曦!晨曦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猛然扑来的那股力量将她撞下了悬崖!只见浩瑞士稳稳站在悬崖边上看着正飞速坠落的晨曦,琥珀色的眼眸中混杂了几分悲伤、不舍,甚至夹带着些许情意。

晨曦望着在视线中渐渐缩小的浩瑞士,没吭半声。风不停地拍打着她的身体、从她身边掠过,可她却没感到半点害怕,甚至有种终于解脱了的感觉。晨曦闭上了眼,静静感受着下坠的飞翔感,享受她这短暂的一生中最后的几分钟,也是让她感到最轻松、最自由的几分钟……

**********

“是谁……是谁在召唤我……”

“你身上的怨恨很重……”

“你若不想他们那么早死,想要让他们一无所有、历尽苦难,那必须借助亚斯塔禄的力量,而你则必须将你的一切交予我……”

“我将赐予你无尽的生命,成为我的仆人吧!永远侍奉我、听命于我!”

梦中,她又回到了与浩瑞士签订契约的那一天。在六芒星阵之中,她划破了自己的拇指以血作墨、以指作印,按在了浮在半空的那张卖身契上。顿时,星阵中紫光四窜、狂风蓦起,仪式完成之际契约幻化成绿光撕裂成两半,一半飞到了浩瑞士的爪上嵌入了他的爪中,而另一半则飞到了她的胸口印在了她的肌肤之上,是成为浩瑞士仆人的印记。

为什么?为什么她还能做梦?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喂,醒了就睁开眼。”

那是一把干脆而带着几分磁性的男声,透着一丝沙哑很是好听。可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晨曦抬头一看,浩瑞士不见了,六芒星阵也消失了,只剩一片漆黑,她什么都看不见。是谁?到底是谁在说话?

“你都睡那么久了还睡!”

紧接着,晨曦只觉身子猛地一晃,强光袭来!

“你总算醒过来了。”

晨曦皱了皱眉,只觉光线太猛下意识地用手挡在了眼前。

原来是一男子打开了木窗让正午的阳光透过窗口照在了她的脸上,男子见她终于醒了便放下窗帘坐到床边,又说:“都睡三天了,没睡够也该饿醒了吧!”

晨曦揉了揉朦胧的眼睛,睁眼一看,这是一间残旧的小房子,说不上脏但给人的感觉很老旧。再看看坐在她身旁的男子,一头清爽的金色短发很是朝气;蓝色的双眸犹如日出时分的深海泛着粼粼晨光,深沉却不忧郁;高挺的鹰钩鼻立体诱人;不厚不薄的嘴唇紧抿着似乎在表示他的不满;白皙的肌肤似乎白得有点过分,少了几分血色显得有些苍白。他身穿一身洁白的及膝tunic,袖子长而细,宽大的深蓝色腰带紧系在腰上,蓝色的宽松长裤显得他有些瘦,这一身打扮显然是中世纪时期的欧洲人。

“你一醒来就一直盯着我看,难道迷恋上我了?哈哈!”男子原本还有些不满她睡那么久,可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看便自恋地笑了。

他这话让晨曦有些无语,心想她这一年里经常看西迪变身,帅哥美女不管是哪种类型的帅或哪种类型的美,只有你说得出、想得到他都能变出来!晨曦一开始还有点恶心这魔神,到后来都已经习惯到麻木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晨曦双手撑起身子坐好,现在的她没兴趣知道自己在哪,只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死,浩瑞士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你晕在我家门前了。”

“晕在你家门前?”晨曦并不奇怪,只是想不通浩瑞士推她下悬崖却又不让她死,让亚斯塔禄传送她到这里来到底想做什么?难道是恶整她的新招式?

“东方的女孩,我们的语言你讲得挺流利的。”男子又是一笑,先自我介绍到:“我叫艾里斯,你呢?”

她去到恶魔界后,浩瑞士便拜托阿加雷斯施法让她精通各国语言和恶魔语,她会拉丁语自然也就不奇怪了。晨曦付之一笑,答:“Lumine。”

“你叫光?”

“晨曦”这名字背负了太多的伤与痛,她不想再用,便点了点头。

“光,现在你醒了要去哪?”

“不知道。”

“那就留下来吧,嘻!”艾里斯龇牙一笑,一副捡到便宜的样子:“反正你也不知道要去哪。”

晨曦见他一脸不怀好意,管他是帅哥还是美男的,警惕地盯着他问:“你在打什么主意?”

“我绝对没有恶意,只是想你留在这里帮我看家而已。”

“仅此?”晨曦半信半疑地继续盯着他看。

“仅此。”艾里斯十分肯定并诚恳地用力点头。

“好吧。”晨曦答应了,可这不代表她不防备他,她只是想弄清楚浩瑞士把她弄到这地方来的意图。

“哈哈!”艾里斯站了起身,笑得灿烂:“你要是饿了,这家里的食物随你吃,也可以拿桌上的钱出去买东西,我现在要去睡觉了,没事别来叫我。”说罢他便走出了小房子,还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啊嗯~~有人看家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晨曦看着这怪人走出房子,心想他该不会是因为没人在家所以不敢睡觉吧?

👉 点击这里回到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