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arate

❗️ The novels are written in chinese, and we don't have the translated versions yet.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四生陵

第一部:命运之轮--启

第一卷:初到唐朝

一场意外,龙萧灵与她师父夏玄思在飞机失事中穿越到千年之前的唐朝失散。是缘,或是劫?

一直生长在温室中的小草,失去了庇护会是如何?

第二卷:江湖险恶

险恶的是江湖,还是人心?名声、权力、财富,踏入江湖,又有几人能两袖一拂、随心所欲?

或许只有看尽了险恶,才能成长。

第三卷:寻找线索

身在何处,何处是归处?是去、或留,都总有舍不得、放不下的人。眼前的人,还能珍惜多久?



第六章:仇家寻至

萧灵一脸惊恐地转过脸看向冷,此时此刻他却还是那副漠然的表情,连眉毛都不曾皱一下!

蓝衣胖子狂妄大笑:“你个臭小子,运气怎么就那么好呢?受了那样的重伤还能苟活到现在!”

萧灵见他似乎无视了自己,于是便悄悄地、悄悄的挪向床边,因为床边有扇窗……

“不过嘛……你的好运就到此结束了!”蓝衣胖子一脸坏笑地挥手向那四个黑衣人下令:“上!尽量活捉!实在不行就杀了他!”

黑衣人听命,扬起手中的武器都冲了过来!冷的手也已经握在了剑柄上准备回击!

萧灵眼见已经靠近窗口了,哪知一把刀砍了过来,幸好她反应快躲过了这一下!回头一看,五个人在这小小的石屋里打斗真的好吗!连转身的位置都不够好吗!刀剑是无眼的知道吗!

冷每挡下一剑,便有一剑刺向萧灵,他每躲过一鞭,便有一鞭抽向萧灵。她慌手慌脚地每躲过一击,就离窗口更远了,实在受不了了她忍不住发出了让山崩地裂的一声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声尖叫犹如神号鬼泣刺激着每个人的耳朵,瞬间让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捂住耳朵。

“bibibibi-bibibi-bibibi(因为是粗言所以被禁播了),要打出去打!在这破屋里挥刀舞剑的贪好玩吗!你个死蓝衣胖子爱捉谁捉谁,都给我滚出去!”大骂完后萧灵呼了口气,感觉心里舒服多了。只见蓝衣胖子气得用手指着萧灵,五官都气得扭曲了:“你、你你个死小白脸叫我什么!给、给我杀了这个死小白脸!”

萧灵一惊,心里大喊糟糕,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怎么每次只要一急就说错话!但现在哪儿是自我反省的时候?她连忙躲到了冷的背后:“救命啊救命啊!”

“自救吧。”冷虽说出了这么一句,可面对黑衣人挥落的一刀他却用剑挡了下来,抵着黑衣人的刀往右压过,暗运内劲左手一掌击中黑衣人胸前,将他震退了好几步。

一条长鞭犹如毒蛇进攻从侧边挥了过来,萧灵连忙捉着冷的肩膀用他的身躯挡在面前!冷又挥剑划过长鞭,然而鞭子却灵巧地卷住了剑身,使鞭的黑衣人抬手往后拉紧,试图牵制冷的动作。与此同时,另一个用双匕首的黑衣人倾身一跳,迅速地窜到了冷的身边!

冷熟练地运用着自身的内力,用刚烈之劲破开了长鞭的纠缠,挥剑挡下了匕首快速落下的每一击!黑衣人见自己的攻击都被挡下,于是下蹲攻击冷下盘的同时,另一个黑衣人十分有默契地跳到了高处挥落一把大刀劈向他!

就在他们在激战的时候,萧灵从次元袋里找到了防狼喷雾,毫不犹豫地往距离最近的使用匕首的黑衣人脸上狠狠按下了喷雾!

一声惨叫,黑衣人双手一松匕首掉在了地上,他捂着脸惨叫着,辣得眼泪直流。冷抓紧机会,一脚踹过黑衣人飞出几米远,直接摔在了另一个黑衣人身上!同时接下了从上方攻击的一刀,从被动转为主动,剑身一侧,一道凌厉的剑气从下往上以雷霆之势击出!距离太近黑衣人来不及躲开,硬生生地吃下了这一招,被剑气划破了胸膛,一瞬间鲜血犹如泉水般涌出!

萧灵见对方四人都被伤了,不愿恋战,抓紧机会,拦腰抱紧仍半裸着身的冷从窗户跳了出去便飞速直径逃离!

周围一片荒芜,放眼望去是无尽的荒土,草木稀少。萧灵不知道该往哪去,也没有开口问冷,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离开这危险的地方。她就这样一直拉着冷的手往前奔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直到她感到一道真气堵在自己胸口滞留不散,觉得难受才停在了一棵大树下休息。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跑离很远了,都已经进入森林了。

“你到底是何人?”

萧灵才坐下能够喘口气,冷就开口问话。

“什么何人啊?难道你都看不出来?当然是好人啦!”萧灵喘着气,胸口有些发疼,不禁用手捂住在胸前。

“你到底是何许人。”冷这次的语气不再平淡,换而之是一脸严肃的质问。

“唉……”之前不问,偏偏在她感到不适的时候问,总之她现在没有那么多口水长篇大论地解释说她是从一千多年后的未来穿越到这里的未来人,只好随口说到:“外国人,一个你们大唐人都不知道的国家。”

冷似乎不太相信,再问:“师承何派?”

“圣廉学院高中部高二生!”

“……”这次冷没有再问下去,心想这门派的名字怎么那么长?如果他不是大唐人,那他来大唐做什么?为何要一而再地救自己?

“算了,不和你说了,反正你只要知道我是救了你的好人就对了,我的事说了你也不会信。”萧灵从冷的眼中看到了疑惑与不信,可她一点都不在意,身份对她来说只不过是小事,反正她也没什么目的,更不会在乎这些了。

萧灵见冷仍裸着半身,再次给他递过一套衣服,催促道:“将就点快穿上吧。”

洁白的底衣柔软贴身,火红色的无袖外衣用的是上等丝绸所纺织而成,金色的花纹衬出了穿戴之人的轩昂气宇。一般人并买不起这般好的贵胄细软,可看萧灵的言行举止又不像大户人家的孩子。

冷没有道谢,也没有说话,正好安静一下让萧灵盘坐运功,压下体内那股陌生而霸道的气流。

片刻后,萧灵感觉胸口的郁闷消失了,舒了口气,想起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玄思,既然冷是江湖中人,说不到找人他会有办法,便说:“小冷子,我在找一个人,可以麻烦你帮我留意一下吗?”

“小冷子……!”总是面无表情的他皱紧了眉头,额头冒出N个井号。

“单叫一个字真的很怪诶!那可以麻烦你帮我留意一个叫做夏玄思的人,身高和你差不多吧,皮肤白白的,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他一头短发很容易认。啊,对了,他精通算命占卜,什么周易八卦、奇门遁甲的他都会!反正很厉害就对了,麻烦你帮忙留意一下,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个人,帮忙找找就算你报答我了。”

冷靠在了大树上,面对着萧灵,手抱着重剑闭目养神,几秒后才吐出两个字:“尽量。”

昨天的大雨过后,直到现在都还能闻到到那带着潮湿的清爽气息。萧灵深深地吸了口气,背靠着大树,暖暖的夕阳穿过树叶间的空隙照在她的身上感到无比的惬意。萧灵手背半掩着脸打了个哈欠,半眯着眸子一脸睡意,慵懒的模样不带一点防备。一阵阵微风吹过,叶枝随风摇摆发出沙沙声,就像是大自然的催眠曲,伴着这般秋高气爽的黄昏让她昏昏欲睡……

**********

夜黑风高的半月之夜,四个黑影交错着疾步穿梭在森林之中,在淡淡的月光下拉长了影子,像是嗅到猎物味道的鬼魅一般快速前进着。

“子,你确定是这方向吗?”

“不会错的,应该快到了。”

“昨天卯说凌冷缺身负重伤,可今日午却说他伤竟已愈合,身边还有个使阴招的小子。如今我们只有四人,真的能完成任务吗?”

“昨日一战,虎门已受重创,若不除他,他日东窗事发,虎门在江湖便再无立足之地”

**********

才睡醒的萧灵像小猫一样伸了伸懒腰,揉揉眼一看,发现天已经黑了,月亮都出来了。

靠在树另一边的冷似乎一直在等她醒来,萧灵才动了动,他便站了起身,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到不远处的一些脚步声,英眉随即紧皱,好看的冰山脸显出了几分不耐烦,道:“有人来。”

“啊哈~”还没搞清状况的萧灵,悠哉悠哉地打了个哈欠,慵懒地继续靠着大树,一点都没在意冷的话:“来就来呗,你没见天黑了么?赶紧找个地方睡觉。”

“是那帮人的同伙。”

“哪帮人?……什么!那帮人!”萧灵一听是那帮黑衣人吓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赶紧起身拉起冷的手就拖着他跑!

“哼,果然在这。”

说曹操曹操就到,话音才落,那四个黑衣人便赶到了他们面前。

萧灵听到那把阴森森的声音更是用力地扯着冷逃跑,脸都憋红了使劲地用力拉!

结果,就出现了这样的场面:一个个体形纤细清瘦的男孩拽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拼命地原地跑步,而男人却纹丝不动。

萧灵才发现,她忘记运气了……

“上!”领头的那黑衣人没有浪费口舌多说一个字,直接发号司令便一同拔出了佩刀一齐奔了过来!

“哇呜呜呜……”萧灵吓得一下子就跳到了树上,死死紧抱着那颗大树忙喊到:“你们要杀的人不是我!不关我事啊!救命啊!”

黑衣人根本看都没多看她一眼直接把她无视了,四人从四面包围住了冷接着就是一阵刀光剑影!

在这皎洁的月光下,冷带着伤挥动着那把犹如千斤重的宝剑,挡下一连串的攻击,以一敌四。

四人像是围成一个阵,三人围成三角近身夹攻,一人则远距离偷袭。使用柳月刀的一人将两把刀的刀柄上下分半一推,刀被分成两把形成S形的飞来骨在四指中飞速旋转,用双手带着劲道将两把柳月刀甩了出去!那刀像是有灵性一般,交错绕了一圈分开不同的轨道却都直冲向冷!正在应付三人同时夹攻的冷一剑挡下身后狂刀的劈头再将剑身一转,宝剑本身所发出冰冷凌厉的剑气将烈性的狂刀弹开,顺势把重剑挥落同时挡住了身前的攻击!趁身后的黑衣人还没重新抓稳佩刀,冷往身后的空挡跳开了几米远!就在这时,两把柳月刀直飞向他!

激战中,冷的伤口再次裂开,崭新的底衣已被染上了一片片的殷红

冷忍痛双手握紧剑柄将重剑扬起过肩接过了那把柳月,剑身顺着柳月的方向转了一圈再甩向另外一把!

双刃相撞,冷所甩出的柳月的内劲远超过另外一把,一声“铛”的清脆,一把柳月被另一把切开了两半掉落在地上,而另一把仍不减速地飞离直至深插入树中!

“咳!”冷微喘着气,双手因为过度用力而开始发抖,身体冒出的汗水流到伤口上又是一阵刺痛!

纠缠了好一阵子,四个黑衣人都没能伤他丝毫,反挨了好几剑气!可这一刻,四人都看出了冷的身体开始支持不住了,不管他再怎么的厉害,昨天的全力追杀损失了六个高手但冷也受了重创,仅是一天的时间不管内力还是体力都绝对无法那么快完全恢复!而现在,就是取他人头的最好时机了!

“纳命来吧!”

四人齐声大喊,一个用土遁术遁入了地底,其余三人都同时瞬间消失在原地!

好快的速度!

冷的身体已经无法再负荷任何攻击了,视线已经开始有些模糊,可他却仍然使出全力举起了剑!

从刚才开始,躲在树上的萧灵就一边留意着底下的打斗,一边拼命地翻书!

“可恶!煞比老人家在井底的那十天就只教了我那什么空手盗的招式和偷袭、发暗器、瞄准的方法!拳脚功夫都没让我学多少!现在只好看看我买回来的什么螳螂拳还是醉拳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武功看有没有用得上的了……”

等等!她刚才说什么来着?暗器?

她竟然现在才想起!

萧灵赶紧拿出远彰给她准备的包袱,果然里面有不少手里剑、铁针、刀片等等等等之类的东西和一大堆说不出名字也不知道怎么用的不明物品。

等她再次低头一看的时候,三个黑衣人再次以三角形的围攻方式纵身挥刀奔向冷!

“小心!”

萧灵大喊一声,急忙中掷出了手中的八把手里剑!

“唔!”

三人同时闷哼一声,就在刀快要碰到冷的时候都僵住了动作,冷趁这空隙反握刀柄、迅速转身划过包围自己的三人!紧接着,几人便僵硬倒下了。

萧灵由不得吸了口冷气!虽然自己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要是再迟疑那么一秒,说不定挨一刀的就是冷!可是,怎么少了一个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难道逃了?

就在她疑惑时,地底下发出“沙沙沙”的怪声,只见冷毫不迟疑地将手中重剑一掷!插在了他右侧五米远的地方!

“啊!”

一声惨叫从地底传上来,萧灵才知道原来这人用土遁术潜到地里了。

“咳!”

剑才离手,冷就咳出了一口鲜血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

“冷!”萧灵心一紧,由不得收拾好包袱赶紧跳了下来将他扶起!

省去那些废话,萧灵探了探他的额头,又借着月光稍微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

可恶!伤口多次破裂加上感染已经发炎了!而此时他的额头和身体也烫的不得了!

伤口必须立刻处理!如果这个时候再随便移动他的身体,只会让伤口大量流血!

萧灵赶紧解开了他的衣服,火红的外衣在月光下自然难见血迹,可里面一件纯白色的底衣已是殷红一片甚是骇人!萧灵拿出手机开启电筒模式,侧放在一边用来照亮,又取出药喂他吃下,虽然很不舍得,但救人要紧!

昨天不舍得拿出来,是她在现代用高价买来的高度愈合喷雾剂,小小瓶的却花了她整整一个月工资!放了很久都舍不得用。

不过现在……只好忍痛割爱了!

萧灵把这药在他的伤口之处都喷了一些,用不着几分钟,伤口便开始愈合了。

这高度愈合喷雾剂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促进被破坏的细胞繁殖增长,让伤口迅速愈合且不留下疤痕,萧灵就冲着这个不会留疤的功效买下来的,买来之后还抱着她的钱包哭了好久呢……

伤口愈合后,他的体温也慢慢地降了下来,可喷雾剂只剩下一半了,萧灵心里一阵哀嚎。

冷就这样安静地睡着,稍显苍白的脸颊让人不禁心疼。萧灵收拾好东西后,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背着冷回石屋那边,虽然是远了些,但她就只认得这条路。

*****次日*****

早晨的暖阳透过石屋的窗子,映在了那冷俊的脸上,原本带凉的身体多了一丝暖意,浓密的睫毛随着眼皮的跳动微微一颤,在阳光的照耀下映出一片剪影,美的就像动漫里的人物。

突然映入的光线让冷皱了皱眉头,缓缓睁开了眼,半眯着琉璃眸子别过了脸,尽管阳光很是温和一点都不刺眼,可刚睡醒的他还不适应这般光亮。冷伸手放在额头上遮住那刺眼的光,定眼一看才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小石屋,是那小子……

感觉有些不同,冷下意识地扫视了一遍这简陋甚至有些破烂的小石屋,发现原本灰尘扑扑的屋子现在竟被打扫得一干二净,炉灶旁放了一堆干草和树枝,而旁边的石桌上摆满了烹饪用的味料,墙上整齐地挂着厨具,还有干净的桌椅、茶几……

石屋并不大,墙角和屋顶处还有些破烂,昨天被踢坏的木门已经被修好了,尽管手工比之前的破门还差。屋内的摆设一切都那么的简陋,可不知道为什么,冷的心底涌出一股暖暖的感觉、一种叫做家的感觉……

冷自幼被他义父收养,住的是深宅大院、穿的是细衫贵胄,义父也对自己视如己出,但却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好像整个心窝都被温暖融化的感觉。

冷看着就趴在自己床边熟睡还流口水的小子,心想着昨天一整夜他都在照顾自己和打扫屋子吗?还一大清早便去城内买了那么多米谷和炊事用品回来,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一而再地救他这个陌生人?

这小子肤如凝脂,如婴儿的肌肤般吹弹可破,长又浓密的睫毛又卷又翘、蛊魅迷人;挺直的鼻梁玲珑小巧;红润的唇片如蜜桃一般粉嫩可爱;一张鹅蛋小脸,一脸的纯真、那般的透澈,就像是庭院里的茉莉花,不需要艳丽的修饰,只要美得纯洁。

👉 点击这里回到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