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arate

❗️ The novels are written in chinese, and we don't have the translated versions yet.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四生陵

第一部:命运之轮--启

第一卷:初到唐朝

一场意外,龙萧灵与她师父夏玄思在飞机失事中穿越到千年之前的唐朝失散。是缘,或是劫?

一直生长在温室中的小草,失去了庇护会是如何?

第二卷:江湖险恶

险恶的是江湖,还是人心?名声、权力、财富,踏入江湖,又有几人能两袖一拂、随心所欲?

或许只有看尽了险恶,才能成长。

第三卷:寻找线索

身在何处,何处是归处?是去、或留,都总有舍不得、放不下的人。眼前的人,还能珍惜多久?



第五章:疑救坏人

*****次日*****

天刚亮,萧灵的卧室便出现了那么一幕:远彰使劲地晃着萧灵的肩膀带着哭腔大唤:“寨主~寨主!皇上都已经梳洗完毕了,您就别再赖床了!寨主!”

“呜……再给我睡1分钟……”萧灵感觉这样被晃着还挺舒服的,更加不想起床了。

“寨主!怎么能这样!寨主你醒醒啊!醒醒啊寨主!”

虽然还很困,不过远彰这么叫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出了人命!尽管这悠悠箫声般的声音听得很是舒服,可萧灵抵不过他这“招魂法”,只好十分不情愿地起了身。

萧灵像只慵懒的小猫伸了伸懒腰,接过远彰准备好的包袱,半掩着嘴连打哈欠的模样很是可爱,看都没看一眼便将包袱塞进了次元袋里,看得远彰目瞪口呆的。萧灵睡眼惺忪,无视掉他那傻掉的表情,使唤到:“远彰给我打水洗脸刷牙。”,又一下“远彰帮我梳头。”,再一下“远彰我今天要穿的衣服呢?”忙得远彰白皙透澈的脸颊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一切都准备好后,萧灵到大堂里跟各位弟兄们饮酒告别,准备上路。

**********

“Oh My Gosh! 皇帝老子那么有钱!有轿不坐!有马不骑!偏偏要走路!他是不是平时太享受了,现在要自虐一番啊?”走在后面的萧灵细声碎碎念:“这太阳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猛啊,不是要到秋天了吗?哎哟有没有哪里能让我抓一匹马来骑……”

“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呢?”原本走在她前面有五六米远的德曦竟毫无声响地突然在她身旁冒了出来!

萧灵吓得“哇哇”地叫了声,心里暗暗庆幸,还好德曦不知道她是在说皇上的坏话,不然肯定一剑了结掉她这小生命!

德曦那锐利的眼神盯着她似乎要看穿她的心:“做了什么亏心事吗?这么慌张。”

“当然没有!”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心虚的萧灵使出拿手绝招--转移焦点,道:“已经有妻室的人,不要靠我那么近!”

前面的一明忍不住笑了。

德曦疑惑地看了看两人之间的距离起码也有两尺远,这算很近?

“德曦,待回京后朕下旨撮合你和龙姑娘的婚事,如何?”皇上也起兴笑着凑上一句。

“我才不要当小德子的小妾呢!”

“是轩辕德曦!堂堂三品将军!”

在德曦气冲冲地第N次声明后,萧灵揉了揉耳朵,自问唐朝的电视剧和小说也看了不少,但好像都没提过这个将军,便问:“话说你堂堂三品将军,怎么我在史书好像都没见过你的大名呢?归德将军陈政我倒是有听说。”

萧灵话才说完,刚刚还一脸愠怒的德曦怔了一下,脸色沉了下来。

“是朕委屈德曦了。”走在前面的皇上放慢了脚步,转过头对萧灵解释道:“其实,德曦乃朕的暗卫。无奈朝中宦官的权势如老树般根深蒂固一时难以铲除,朕亦不好正面追击、逼狗跳墙。暗卫一事需谨慎密谋,德曦虽持三品将军令牌,却无将军实权。倘若朕放手让德曦征战沙场,他定能击败吐蕃、收复河西,成为万民仰望的大将军。”

“若皇上的安危受到威胁,又谈何击溃外敌?”德曦只是浅浅一笑,眼神却是坚定不移:“虚名如浮云,即便百年过后世人悼念我,我已不过一堆黄土。再者,有张议潮一众义士,与朝廷里应外合,属下相信收复河西之时,不远矣。”

皇上看着德曦,两人会心一笑,君臣之间能有如此信任,实属难得。

就在这时,一明插了一句:“龙姑娘若是未来人,那她定知道河西何时收复!”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萧灵,让她有些尴尬。怎么说中华几千年的历史她总不可能都知道吧!她干咳了几声,脸色有些难看:“在我回答你们的问题之前,我得先郑重地提醒你们。我生活在你们的一千年之后的时代,而你们之前若从商朝算起也至少有个两千年。前前后后共三千年啊!一个普通人也不可能什么历史事件都知道的吧!”

三人听了之后都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表情好是失望。皇上开口道:“唉……抱歉龙姑娘,是朕勉强你了。”

“不过……”在这里,萧灵吊了一下他们胃口,拉长了口音。

“不过什么?”一明有些心急地问。

萧灵扬起了嘴角,笑的有点坏:“碰巧收复河西的事我知道一点点。”

“那快说!”德曦也跟着有些着急了。

“具体哪一年我是真的不太记得,现在大中三年,我没弄错的话,大概是在两三年内能收复河西十多个州。”

三人顿时脸色都露出了难以掩盖的喜色,那期待与惊喜的眼神似乎能绽放出光芒。德曦一激动一把抓住了萧灵的手臂问道:“真的?你确定?”

萧灵见他们这么开心,也忍不住笑了:“年份不确定,但收复很确定。”

“太好了皇……王老爷!”一明一激动,名字又叫错了,兴奋得双手握拳,不知该怎么表达他的心情。

“呵呵呵呵!是啊,父皇常有志收复河、迫地区,然忙于中原用兵,事遂未成。朕竟其遗志,足以告慰父皇在天之灵!”

萧灵轻轻甩了甩被德曦抓得有点痛的手臂,虽然见他们那么开心也不想扫他们兴,但还是提醒到:“你们听过了就算了,知道了未来未必是好事,你们平时该怎么做的就怎么做,以免改写历史。”

皇上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萧灵说什么他就是什么:“龙姑娘说的是!朕此行受益良多,今后必定更勤于招揽人才、整肃吏治!”

“皇上……我说的好像不是这个意思吧……”萧灵有些郁闷地看着他,严重怀疑他有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

既然打开了话题,那接下来三人一定是追着问未来的事,多数关于朝政、战事、民情。

其实唐朝的朝代经历萧灵也不是十分清楚,比较出名的历史事迹在书里有看过些,还依稀记得。至于李怡(已改名为李忱)当帝的时期嘛……

实际上李忱是个不错的皇帝,登基后让十分腐败的唐朝呈现出“中兴”的小康局面。他细心、亲民、极为尊重人才、聪明、谨慎、不好色……可以说是皇帝中典范之中的典范,至少在萧灵眼里李忱就是接近完美的君上。但最后却因食用仙丹中毒而去世,在位13年。可历史毕竟是历史,如果告诉他会因为吃仙丹而逝世,他可能会活得更久一些,延迟大唐走向衰败的大势,也可能因为这一小句话,历史彻底被改写,只不过这样做,无端被改写历史的人又会走向怎样的命运?

虽然有点不愿意,但在皇上问有关他寿命问题的时候,萧灵只回答他是因病逝世,享年五十,要注意饮食。可她却不知道,导致皇上吃仙丹逝世的正是因为她的这句话。

不知不觉中,萧灵又想念玄思了,心里想着如果玄思在的话不管什么问题他都能够很好的处理,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能很冷静地面对,不管这个世界多么陌生,至少玄思在,她都不会再担心什么了……

不知走了多远的路,总之天都黑了几人才总算到达了城门。

没错长安是到了,但离皇宫还是很远,只好就在附近找了间客栈休息一天了。

*****如云客栈*****

一明为每人安排好房间后,萧灵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里调息。

虽然她平常运动量比较少,但购物逛街什么的逛一天绝对不是问题。可今天只是赶了一天的路,她却感到胸膛很是不舒服,像有什么压抑在里面,每一口呼吸都让她感到不适。幸好的是,她开始感到不舒服的时候已经快到城门,所以她也没有告诉大家,只是按照老人家教的方法在房里静静地盘坐运功,尝试驱走胸口的闷气。大概练了有半个小时,萧灵感觉身体恢复正常了,只是双腿有些酸、有点累,便去澡堂洗澡。

萧灵泡澡时看了看手表,才晚上六点,还早呢!于是,洗完澡穿好衣服便往德曦房里跑,准备问他要钱逛街去。但她却不知道唐朝实行宵禁,入夜后不能随意外出,否则就是触犯“范夜”的罪名。

萧灵没有敲门的习惯,走到了德曦门前二话不说推门便进去了。

“嗯?没人?”小小的房间一目了然,不见他人难道去皇上的房里了?萧灵转身离开。

“哐!”

正准备关上房门去皇上的房间却突然听到房里发出金属响声,萧灵一眼瞭过,发现床边的屏风微微晃动了下,难道德曦在屏风后面?不可能,有古怪!

萧灵微皱紧眉头警惕地轻步走过去,停顿了几秒稳住心跳,迅速地拉开屏风!

“噌!”

“喝…!”萧灵吓得由不得倒吸了口气!

怎么回事!就在屏风被拉开的同时,手起手落,一把利剑直直指着她的脸!距离还不到一分米!

“咳……不要出声,不然……唔咳……”

在屏风后面的是个满身血痕的陌生男子!

脸上溅满鲜血,完全看不清他本身的长相了!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每处都沾有血迹,一片殷红,已经分不出哪些是身体流出的血、哪些是别人的血了!

在电视剧里看到的战争片、恐怖片,就算演的再逼真,也比不过亲眼看见!

就在她眼前,这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却倔强地硬撑着举起重剑指着别人、不愿让任何一个人伤害自己的男人!

他是从窗口进来的,窗沿、墙壁、地上、屏风……只要他碰过的地方都满是血迹!

太骇人了……对她这么一个小女生来说实在太骇人了!

萧灵忽然觉得胸口有些闷闷的,胃也开始感到一些不适……强忍着想要呕吐的感觉,颤抖着绕过利剑靠近男子……

“别动!……咳……”男子的手已经痛得发抖了,可却仍然紧握着手中的剑指着萧灵,沙哑的声音连说话都没法大声:“再动我就……”

“你……你还撑得住吗?”不知道是不是同情心在作祟,面对着眼前的男子萧灵竟然问出了这一句话。

“少……少装……咳、咳……”

“我去帮你叫大夫!”这是她此时想到的第一件事:“你都快死了!”

“别!咳……”男子再也没力气举着重剑了,手一抖却仍抓住剑柄,剑身一坠插进了木制的地板里!

看着他随时都可能死去的模样,萧灵都由不得急起来了:“那……那你要怎么办啊?”

“城、城东郊外……石屋……咳咳咳!”男子话才说完便昏迷过去了!

“城东郊外石屋?怎么去啊!”萧灵赶紧蹲下扶稳他:“喂?你好歹也说详细点啊!别晕啊喂!”

在这男子身上萧灵感觉到了一股频临死亡的气息,要是放任他不管,子夜前他一定没命!

萧灵赶紧一手绕过男子的腋下、一手绕过了他的腿后,连人带剑抱……!抱不起来……

不能浪费时间了,萧灵赶紧闭上眼回想起老人家所教的运气,集中精神将腹中的热气引至丹田再扩至全身!

再次睁开双眼,瞳中多了几分犀利与灼热,盯着窗外,双腿轻轻一蹬便从窗口跳了出去!

回过神来……妈呀这是几米高啊!三楼耶!!那么高不摔死也断手断脚了!

“气运丹田、轻点四满;通至经脉、跃跃欲飞;气流八脉、自运如神……”萧灵一心急,念起了老人家教的口诀,身体便不由自主跟着口诀动,只感到暖暖的一股真气在体内有条不紊地流动着,一下子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身轻如燕一般在屋顶上飞跃前进!

这人就只说了城东郊外,也没说清楚是哪有多远,害得萧灵就这样拿着个手机指南背着男子往东边一直跑,跑出了城门跑过了一段路,才在荒无人烟的郊外找到那个能遮遮风雨的破石屋。

萧灵将他轻轻放在铺了草席的石床上,能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弱,可她不是大夫要怎么救他?

看他身上受了那么多伤,一定是失血过多了,所以萧灵便扯下他身上原本就破破烂烂的衣衫撕成一条条布块帮他暂时包扎。

所有的伤口都包扎过后,萧灵到石屋旁边的井口看了看,不是枯井,回到屋里找来木桶,用绳子一端绑稳了木桶,另一端卷两圈在手上,然后将木桶扔进了井里。

天色很暗,云很厚,就连月亮也不愿露脸。

只听天边一声“轰隆!”,伴着雷声突然闪过的一道闪电,吓得萧灵差点掉进井里。

自从坠机那天起,雷声和闪电在萧灵心里烙下了不小的阴影,现在一遇到这种天气就从骨子里冒出一股寒气,感觉整个人都没了主。

萧灵趁还没下雨之前,赶紧在附近拾了不少干草干枝堆进屋里,然后把能装水的容器都摆在了门前。

“轰!轰隆!!”“哗啦啦~”

刚把东西都放好,人才进屋就下起了倾盆大雨。萧灵把拾到的树枝堆在一边生了火,才让屋子里有了些生气。

在她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找石屋的时候,血迹早已被风吹干了,就这样粘在脸上怪吓人的。

萧灵轻轻地帮男子擦干净额头,然后从眉心到鼻尖,再从两鬓到脸颊,再是下巴、人中……这一下一下的顺着势擦脸就像是给一位美丽的女子涂粉底,每一下都那么的仔细、温柔。

萧灵再湿了湿布,拧干后再给他简单地擦了擦身子,把那骇人的血迹都擦掉后,又将包扎的布拆下,替他涂上止血愈合霜,能够帮伤口快速止血并加快愈合。一边涂还一边念念有词:“这只东西可是很贵的啊,你要是死不去一定要好好报答我啊,有钱还钱,没钱就给我当小弟吧。”

给他上药的时候,萧灵觉得他体温有点过高,探了探他额头,果然是发烧。

“发烧不是病,可能是伤口感染了,刚刚给你涂了止血霜已经花了很多钱了,要不要再给你两粒消炎药呢?”萧灵边思考着边从次元袋里拿出药:“不知唐朝的银两和现代的钱怎么换算?我要是只收你五两银子会不会太便宜了啊?”嘴上虽是这么说,可还是把药喂给男子了。

萧灵右手摸索着撬开了他的嘴,左手把药放了进去,再倒入一口水,一手捏着他鼻子一手捂紧他嘴巴,男子无法呼吸便一口气咕噜咕噜地吞下了那药然后猛咳嗽……

萧灵把自己的披风盖在他身上,只要他好好睡上一觉,第二天应该就没事了。

*****翌日*****

昨夜的一场大雨灌溉了久旱的荒地,东方泛起的微光为这新的一天带来了生机,原本荒凉的野外响起了鸟语,似乎在传达着新一天开始的讯息。

然而萧灵似乎被这鸟叫声吵醒了,困意十足的她转过身换个舒服些的姿势准备再睡,却发现自己睡在石床上!那男子呢?醒了?

萧灵坐起身顿时睡意全无,瞪大眼睛看了看,这小小的石屋一目了然根本没什么可藏人的地方,不见男子的身影难道是出去了?是他抱自己到床上让她睡得舒服点的吗?

萧灵起床准备出去看看,可左脚才碰到地面,感觉怎么软软的?是因为昨天的大雨地面潮湿所以软化了吗?

果然还是没睡醒,脑袋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萧灵一脸疑惑地朝地面一看……

“啊啊啊!!”萧灵吓得赶紧把脚缩回床上惊叫道:“这小鲜肉是谁!”

没有扎起长长的黑发披散在地面上,看着就像是沉睡的王子;浓浓的弯眉不粗不细刚好适中,英气凛凛又不失儒雅;双眼紧闭着,稍长又细密的睫毛随着眼皮轻轻的颤动而微微抖了抖;那直直的鼻梁从侧脸看去勾出个完美的弧度,用指尖轻轻抚过就像抚摸在雕像上一般平滑;那两片薄唇紧闭着,尽管毫无血色却影响不了他本身的帅气;菱角分明的轮廓,和那精致的五官简直是最完美的搭配!

萧灵就这样痴痴地看着他,良久才反应过来:这男的,难道就是她昨天救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萧灵赶紧下床探了探他的额头,服过药理应已经恢复过来的,大概是她昨天趴在床边睡得不舒服,所以爬到床上把他给踢下床了,男子睡了一夜的地板,身体虚弱加上寒气入侵所以又发烧了。

经过昨天,萧灵吸取经验先运气后再把他扶到了床上,稍微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

“嗯……伤口愈合得不错,已经开始结疤了,没有发炎。”这下萧灵才安了安心。

看着眼前睡得正熟的人,萧灵开始疑问他的伤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逃到了德曦的房里呢?是去杀人呢还是被人追杀?想着想着,觉得男子被人追杀的可能性很高,萧灵开始感到有些不安,自己是不是救了一个大麻烦?不过在他醒来之前,她都不可能知道问题的答案。看了看手表,才发现已经10点了。

昨天萧灵不辞而别,不知道德曦他们那边怎样,说不定会生气,还是赶紧回去解释一下好了。

于是,稍微收拾了一下,萧灵拎出了一些饼干面包放在桌子上后便离开了。

在古代虽然使用不了卫星定位,但手机还是能记录经过的线路的。萧灵按照昨天来的路往回走,花了点时间,回到了昨天的客栈。可客栈的掌柜却告诉她,昨天和她一起来的三位男子在今早被一帮人接走了。

会来接走皇上的也就只有大臣之类的人物,看来她是来迟了。他们走了没关系啊!问题是,现在她身上毫无分文!

萧灵板着一张黑脸走出了客栈,心想着现在要怎么办?没钱没人没地方,要是玄思在就好了,不管是卖艺还是卖身他都一定能赚不少钱。

就在她愁着以后日子怎么过的时候,这么巧被她看到有个贼头贼脑的家伙在她面前经过,走到了前面的一个公子哥儿的身后,从袖里拿出一把小小的刀片轻轻划过,就把那公子侧身的钱袋给割下来了,而那公子还浑然不知地继续逛街。

“嘿嘿嘿嘿……”一个邪恶的念头开始在萧灵脑袋瓜里开始冒泡,诈诈地笑着跟着那小偷走。

果然和她想到一样,那小偷拐了个弯就进了一条小巷,正要算算今天收获了多少。

萧灵尾随着跟了进去,从次元袋里拿出一条毛巾蒙住了脸,只露出一双闪烁着金钱气息犀利的双眼。

怎么说也是第一次干这档事,萧灵给自己找个好的理由好让心理平衡些,心想:好歹我也是比煞寨主,打劫一个小偷简直再正常不过了,就当做是惩罚一下做坏事的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

小偷谨慎地回头瞄了瞄,又确定前方也没有人之后才急急地打开钱袋……

萧灵躲在在巷子的墙沿上,身手很是敏捷没有发出一点声响,那小偷自然是没注意到她了。

就在他打开钱袋后露出一脸惊喜的神色时,萧灵冷不防地从墙上跳了下来,瞬间逼近小偷,右手一横将他按在了墙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就发生在短短的一秒钟内,等小偷发现自己被按住的时候,脖子上已多了一把匕首。

萧灵邪笑着半眯着眼,眼神很是狡诈,学着男生的声腔,沙哑道:“嘿嘿……打劫!”

光是一个眼神,小偷双腿早已发软,他也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小贼,一把匕首紧贴在自己的脖子上好像只要再进一毫就能将他皮肉划破,他已吓得脑袋一片空白、舌筋都打结了:“大大、大、大侠开恩啊……这是我好不容易偷过来的钱,全、全都给你了!千万不要杀我啊!!别、别杀我啊!!我上有高堂、下有妻儿,我要是死了那他、他们……”

萧灵才不想听这些随口可编的谎话,任谁不会说?只怕自己装男声装得不像,所以用最简单的方式打断,厉声道:“拿来!”

小偷双手颤抖,将钱袋捧着交到了她眼前,双眼闪着泪花,一脸恐慌。

萧灵右手松开小贼,拿过钱袋,左手中的匕首仍指着他的咽喉。

钱到手后,她看也不看,转过身便跃到了墙上再跳到另一边的屋顶!

人瞬间消失在小偷的视线中,只看到从天掉落一锭碎银。

小偷双腿一软,坐倒在地上,拾起那碎银后,回过神来才赶紧叩头拜谢:“多谢大侠不杀之恩!多谢大侠!多谢大侠……”

萧灵飞速离开这一带,却还听到身后传来那小偷对她的道谢,心里不禁一阵大笑:怎么古代人被打劫了还要谢你的?看来山贼这职业在这时代混得不错。

萧灵抛了抛手中的钱袋,虽然她不太清楚唐朝钱币的兑换,但也知道这足够买很多东西了,因为里面还有几张银票,哈哈哈!

在这繁华闹市,萧灵逛了一圈又一圈,买了热腾腾的包子、烙饼、干粮等等……

话说她现在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状态,心里盘算着一个人在这陌生的时代里什么都不清不楚的能干什么?要不回到石屋好了?在找回玄思之前就先跟着那个人?毕竟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总不会恩将仇报吧?

决定好后她去买了些酒,必要时还可以用来当消毒药水。又到药铺买了些包扎用的物品、金创药等等,再去书屋买了一堆有关穴位经络、外伤跌打、用毒解毒、药物医术、武功招式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一大堆,看不看得懂是一回事,能不能派上用场又是另一回事了,反正钱是“捡”来的,不花白不花。最后萧灵到布店买了几套男装。

这里逛逛、那里买买,这一弄完都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

今天可谓是萧灵来到这边半个多月来心情最好的一天了,因为这是她第一次毫不用担心自己的钱包出血大购物!

Shopping够后,萧灵才满足地一边哼着歌一边飞快地直跑向城郊外。

回到石屋,萧灵刚把门推开便有把大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只见她昨夜救的男子光着上身、单手举着大剑,那警惕的眼神就像是被惊扰的狼一般锐利,盯得萧灵心里一阵哆嗦。

萧灵此时嘴里还咬住半个馒头,因为有把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吓得她动也不敢动,才开口想要说话,馒头便稳稳掉在了大剑上。她吞了吞口水,说道:“你是这么对救命恩人的吗?”

男子仔细打量了她一番,似乎对她确实有印象,这才拿过剑上的半个馒头,收起了大剑。

萧灵见他的手能利索地挥动这么重的铁剑,说:“你右臂的伤比较重,虽然已经开始结疤了,但这样乱动伤口很容易又会裂开的。”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把馒头递给她后便走到床边坐下。

萧灵记得男子身上并没有任何食物,可她留在桌子上的面包却还在,问:“都已经下午了,我留给你的食物为什么不吃?你不饿吗?”

男子依然不说话,只是拿着块布静静地擦着剑身。

“该不会是哑巴吧?”萧灵小声呢喃着坐到男子的对面,见他嘴唇有些干,又拿出了一瓶果汁给他:“喝吧,这是鲜榨杂果汁,很有营养的。”

男子停顿了手中的动作,即使知道萧灵是他的救命恩人,语气却是很冷淡,问:“为何救我?”

“为何?”萧灵认真地思考了起来:“对啊,你我非亲非故,我干嘛救你呢?不过当时情况危急,不救你可能就一命呜呼了。但既然都救了,又何须在意为何呢?”说完这话,就连萧灵自己都觉得自己说得好玄。

男子看了她一眼,冷漠的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是拿过桌上那“长相奇异”的包子放进了口中。

他该不是因为没见过这样的面包所以才不敢吃吧?还是怕人下毒?萧灵心里想着,帮男子扭开了果汁的瓶盖递给他。

可颂面包香味浓郁、外酥内软,比起肉包子又是另一种不同的美味,让男子觉得好是新奇。又见那瓶果汁很是奇异,才接过来便闻到里面掺杂了不同水果的气味似乎还不错。

萧灵见他面无表情的,也不知道他是爱吃不爱吃,难道他就不好奇自己都给了他吃些什么吗?怎么他都不问?虽然萧灵觉得奇怪,但既然他不出声那就算了,至少他看起来似乎对自己没有那么戒备了,便问:“我叫龙萧灵,你呢?”

“冷。”

“啊?你冷啊?我给你拿衣服。”说罢,萧灵变法戏样地从小小的一个次元袋里拿出一套男装给他:“尺寸可能小了点,将就一下。”

男子单手接过衣服,仍是没什么表情,再说一次:“我叫冷。”

“姓冷名冷?全名冷冷?”

冷的眉梢微微跳动了一下,又说:“全名只有一个冷字。”

“啊?”萧灵惊讶地张了张嘴,原来古代人有“一字族”的啊?放松下心情的她坏坏地打趣道:“那为什么你不叫‘寒’?‘寒’不是比‘冷’还要冷吗?”

冷却是一本正经地回答:“不知道,‘冷’字是我义父所取。”

没想到他会这么认真地回答,萧灵忍不住笑了笑。

当她正想问冷为什么会受伤时,突然感觉身后一寒!就在下一秒,木门“砰”的一声便被人一脚踢得支离破碎!

顿时,四个带刀的男人闯进了石屋!吓得萧灵心脏都漏了一拍!

这、这是怎么回事!?

她盯着眼前的这四个人都蒙着脸,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想到的就是--他们要找的人是冷!

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湖蓝色衣服的胖男人缓步走了进来!大笑道:“哈哈哈哈!终于被我找到你了!”

👉 点击这里回到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