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生陵》

第三章:比煞山寨

山贼甲:“山贼乙啊,为啥俺们要来这边巡逻啊?朱长老说啥今天正午在这里出现的人就是俺们的新寨主,怎么可能啊?”

山贼乙:“俺也觉得奇怪啊,这里那么荒凉咋可能会有人跑这儿来?不过既然是朱长老的命令,俺们就只好执行了。”

山贼甲:“哎?那里好像有袋东西诶!不会是黄金吧?”

山贼乙:“不会那么走运吧?快!快把它抬回去!这下俺们就能列队排名了!”

*****某山寨*****

“混帐东西!叫你们去守人你们竟然把这东西给抬回来了!”

山贼甲和山贼乙两人跪在朱长老的面前,身旁放的就是那袋还没打开又非常重的麻袋。

山贼甲第一次见朱长老发那么大的脾气,吓得浑身发抖,头都不敢抬起来,颤颤求饶:“小小小、小的知错了,开、开开恩啊!朱、朱朱朱朱……”

“猪猪猪猪、猪什么猪啊!畜生!”朱长老气得恨不得一掌打死这两个家伙,怒言:“你们俩!洗碗打破碟子!扫地弄得一屋尘!劈柴把斧头给劈了!打水反倒自己掉进井里!现在就连、连去守一个人这小差事都可以弄砸!你们干脆自刎算了!别活着浪费空气!”

山贼甲和山贼乙已经被朱长老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了,两人痛心地捶着胸口,痛哭道:“看来煞比山寨已经没有俺们的容身之处了,为了不再给朱长老和各位兄弟添麻烦,俺俩兄弟只好带着这袋黄金离开山寨,另找栖身之所了呜呜……”

“什么!!!”大堂中的每一个人,一听到说这一大袋的麻袋里装的是黄金,双眼全都闪成了元宝状!几乎连口水都要流下,齐声大喊:“都是黄金吗!!?”

山贼乙擦着眼泪咬着唇道:“应该是的!”其实他自己本人根本就没看过麻袋里一眼……

某个忍不住诱惑的山贼已经上前利索地拆开了麻袋的绳索,打开一看……!

山贼只看了一眼!立即倒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

因为里面的根本就不是黄金!而是一个女子!

**********

萧灵渐渐恢复了意识,感觉全身都酸痛酸痛的,她还活着吗?还是已经死了?

缓缓睁开了双眼,这里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果然,她还是躲不过这一劫吗……

也对,被人打晕了扔下悬崖,能留个全尸都不错了,希望自己不是摔得浑身是伤兼且毁容那么难看吧?

“唉……”想到这里,萧灵不禁叹了口气。

“臭丫头,你醒了。”

身旁突然传来一把沙哑的老人声,吓得萧灵猛的跳了起身!

“砰!”“哎哟!”

可怜的萧灵一起身,头就撞上了天花板……哦不对,不能说是天花板,是石头天花板!痛得她要死了呜呜……起大包了呜呜……

“怎么地府的屋子那么矮啊?站起来都能撞头呜呜……”萧灵看这里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这次没搞错是地府了吧?

“地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老人家也不知道干嘛的,忽然就笑了起来,而且还笑的那么大声,感觉整个石窟里都回荡着他的笑声,刚醒来的萧灵感觉自己又要被这笑声晃晕过去了。

*****井上*****

“朱朱、朱长老!寨主的笑声好、好恐怖啊!”山贼甲吓得说话都结巴了,躲在了朱长老的身后。

就站在这井口的旁边,井下传来的那浑厚的笑声不断回荡着,朱长老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长舒口气,看着井口笑道:“好久没听过寨主这般的笑声了。”

山贼乙不解:“朱长老,你叫俺们去等的人是这女子吗?难道俺们的新寨主是个女的?那、那成何体统啊?”

“天意,”朱长老等了三年,就是为了应验算命先生的一句话,既然注定这位女寨主能给煞比山寨带来繁荣,那自己也没必要在乎寨主是男是女了,道:“一切都是天意。”

*****井中*****

良久,那老人家笑够了才说到:“你说这里是地府吗?小丫头?”

老人家一下子臭丫头、一下子小丫头的叫,萧灵不满地申明:“我不叫臭丫头,也不叫小丫头,我叫龙萧灵!”

“好!有脾气!有个性!不错不错!哈哈哈哈!”老人家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动不动就笑,可怜了萧灵一直在安抚自己的耳朵。

实在受不了这笑声了,萧灵自认为有礼地打断道:“这位老人家,请问现在是什么状况?”

“嗯?”很好,老人家终于停下笑声了!道:“丫头,我可以不问你的过去,也不问你是何人,你只要知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煞比山寨的新寨主了。”

“什、什么!傻逼山寨?”萧灵简直要傻掉了!没想到在一千多年前就有了“傻逼”这个词!难道“傻逼”这个词就源于这个山寨!?因为这个山寨太白痴、太愚蠢了,所以后人就用“傻逼”来形容这样的人?这真是个大发现啊!历史文化又增长了!

老人家听到“傻逼”的时候感觉发音怪怪的,以为是口音关系所以也没太在意了,点了点头道:“是的。”

萧灵赶紧摇头、拼命地摇头,虽然没人看得见……心想:我才不要在“傻逼”的文化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大名呢!于是很坚决地拒绝了:“不行!绝对不行!我不能当你们的寨主!”

“不由得你拒绝!”老人家好像是生气了。

“我就是不要!”

“那我只好杀了你了!”老人家威胁:“不为己用者,杀之!”

“呜呜……”此时此刻的她欲哭无泪,难道她龙萧灵就真的要当“傻逼”的老大么?呜呜……

“不许哭!我们煞比山寨不允许有这么软弱的寨主!”老人家厉声到。

“我不是哭!我这叫欲哭无泪!”萧灵很是生气地纠正到。

老人家一阵无语。

稍微冷静了下,萧灵想不通为什么这老头就非要她当寨主不可?记得自己明明被扔下了悬崖啊!可是除了感觉有点腰酸背痛,完全没有摔伤的疼痛,这是怎么回事??是被这老头救了?不过在这种时候也想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他指定要自己当寨主,一定有什么秘密,于是问道:“只能是我可以当你们傻逼山寨的寨主吗?”

老人家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答:“是的。”

哟西!看他回答的那么快,这绝对是好好敲诈一笔的良机!萧灵赶紧再问:“那有什么好处?”

顿时,萧灵的双眼已经闪成了元宝状,几乎要照亮整个石洞了,完完全全从之前的抗拒一下子跳到了垂涎!

“这丫头……”很明显,老人家对她已经无奈了,只好使出杀手锏!诱惑道:“第一,我会将我毕生武功传授予你;第二,山寨的所有归你所有;第三,山寨的兄弟随你调动,永跟随于你、听命于你。不过,我对你的唯一条件是--当一个真正的寨主!”

“武功”和“兄弟”这两个条件完全被萧灵无视,一听到山寨的所有都归她的时候,萧灵心想那一定有不少金银财宝了!眼中的元宝闪得更是亮!

萧灵伸出手笑得特奸诈,非常爽快道:“好!成交!”

老人家似乎也在得意地笑着,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跟她握手。

萧灵才管不了那么多呢,先把钱财拿到手再说,毕竟这里是古代,带来的钱都没用了,当然要在这时候好好捞一笔!

突然间,“嚯”的一声,整个石洞的蜡烛都着了!

在这一瞬间,萧灵怔住了,古代的武功啊!太伟大了!可是因为科技的发展,真正的武功就渐渐的失传,取而代之的是方便的工具。

一想到这里,萧灵就忍不住叹气:“唉……”

“年纪轻轻叹什么气。”老人家笑得特狡猾,以为她是对武功起兴趣了,有心学却怕他不教,便说到:“不用叹气,很快我就会把这些雕虫小技全都教给你。”

“不会吧?这也叫雕虫小技?”萧灵惊讶,一下子就把整个石洞的蜡烛给点起来了,这也叫雕虫小技?古代的武功到底高深到什么地步啊?

“那是。”老人家开始得意了,说:“只不过是把点火石同时准确地掷向每一个蜡烛而已。”

萧灵眼一瞪,还以为是用内功点燃的呢,真失望。

“看来你比较喜欢射击类的武功嘛?”老人家以为萧灵是对这东西有兴趣了,继续自顾自地说:“不妨告诉你,五年前人称神箭煞比的我在江湖上可是鼎鼎有名的高手,在箭术、暗器还有轻功的造诣在武林中没几人可比,这也不算什么,最让我引以为傲的可是我自创的空手盗啊!因此又被人称为神偷煞比……”

老人家一直像念经一样讲啊讲啊讲的,听得她都无语了,被人称作傻逼还那么的高兴,什么人啊这是!

足足讲了一片刻,老人家最后才说:“十天内,我会将我平生所会的都毫不保留地传授予你,包括空手盗!”

“什么?空手道?”萧灵滴汗,想不到千年前,空手道竟然是这个老人家所创的?又是一大发现啊!历史文化又增长了!不过空手道她已经学过了,而且是段绝对惨痛的经历,便一口回绝:“不用啦,空手道我已经会了,不用再学了。”

现在回想起来,学空手道的那段时间,摔在软板上都痛得她要死要活的,摔在这石头上岂不是断手断脚了?不行不行,就算是再厉害的空手道也不要学。

“怎么可能?”老人家听了之后的第一反应便是:“我所创的空手盗并无传授他人,你这黄毛丫头怎么可能会?虽然说谎不好,但是身为煞比新一任的寨主是必须晓通的一门,可是你说谎技巧也太烂了,以后再让朱长老好好教教你吧!”

萧灵直接无语倒地……

*****十日*****

在这九天里,老人家就让萧灵背内功口诀、打坐运息、熟练石壁上所画的每招每式还有便是学习怎么当个小偷……

每天的饭菜都有井口上的人送来,话说这时她才知道原来这里是一个枯井底下。

到了第十天,老人家什么都不让萧灵做,反而叫她睡觉。萧灵是觉得今天老人家怪怪的,不过少根筋的她哪还会多想什么,毕竟这九天里每天都练得她累死了,睡眠时间少得也就只有那么可怜的4个小时,所以她也很高兴地乖乖睡觉了。

“呵呵,三年了,终于等到你来了,虽未曾想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但确实是块练武的好材料。只可惜我已时日无多,无法将我毕生所学全授予你。”说着,老人家从胸口拿出几本书放在自己身旁,抚了抚长须,哀哀叹了口气:“这几本秘籍乃是我呕心沥血之作,若你日后勤学苦练,将来定能在江湖之上有所作为。今日我将我的内功传予你,能否驾驭,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只盼你日后好生对待寨里的兄弟,吾愿已矣。”

××××××××××

农历八月初,秋意漫漫,可正午的太阳烈意却未褪去多少。秋风轻起,枯叶随风飘落,可枝丫之间仍是茂盛,绿丛之中多了点点斑斑的黄叶点缀,美景,诗意。

秋风秋色秋意到,风起叶落云树思,且把萧玉棍作伴,不断相思断肚肠。

地之上,日之下,男子挥动着手中的萧玉棍刺、穿、扫、退、横、挥、劈,单凭简单的几个动作便组合成变幻无穷的招式,每一挥动都像是注入了灵魂、用生命舞动着,步法灵动优雅、每一动作看似刚柔并进,实则棍棍强劲带狠。

汗水已经渗透了他那一头乌黑的短发,发丝紧贴在额头、脸颊上,汗水顺着发尾不断滴落,给他原本傲骨的气质多添了几分男子的方刚之气。不知是累了,还是厌烦了,男子停在了“刺”的动作,几秒后才缓缓站直了身。在这般烈日下练武暴晒了不知多久,男子白皙的皮肤竟没有一点晒黑的痕迹,而他自己似乎也不怎么在意。

男子走到对面的树荫坐下,背靠大树,深沉双眸似若黑欧珀般魅人,直勾勾地望着眼前的草地,可心思却早已不知飘去了哪里,只剩下木然的身躯。

“很快,就能再见了。”男子喃喃道出一句,眼神那么的迷离。

“无心!”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一边跑向男子,一边叫道:“无心,该吃饭啦~!快跟我回去吧!”

被称作无心的男子回过神,仅是“嗯”了一声便起身走向女孩。

××××××××××

“呜~”已经睡了不少的萧灵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转过身准备继续睡,可朦胧中看到老人家好像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感觉怪怪的……

借着井口那边照入微弱的光线,萧灵低身缓步走到了老人家身边,轻轻叫了声:“师傅?师傅你睡着了?”她从来都没见过老人家在她睁开眼的时候睡觉,怎么今天……?

就在这时,一阵冰冷的感觉从萧灵皮肤的表面渗入直至心脏!这是死人的感觉!

从小萧灵对灾难或死亡都会有感应,难道……?!

“师傅?师傅!”萧灵赶紧双手抓住老人的肩摇了摇他,他没有反应!他…他……

虽然仅是十天的时间,虽然她嘴上叫他师傅心里却没真的承认,虽然在这段时间来他都对她很严格……可她……可她!

可她还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跪在他老人家面前,给他磕了三个响头,静静地呆在石洞里看着他安详的面容……

他……应该无憾了吧?

足足呆了半个小时,萧灵才拿起地上的几本秘籍收好,转身离开走到井口下,仰头一看那是多么高的井啊!没有25米也有20米了!怎么上去啊?

于是大喊:“喂~有没有人在上面啊~喂~”

一喊完,萧灵只听到自己的声音不断在井里回荡啊回荡,荡得她自己都要晕倒了。

萧灵头晕晕地用手搀扶住了一面墙,奇怪了怎么摸上去好像有些奇怪纹理的感觉?

转过脸一看,才发现上面写了几个大字“跳上去”。

萧灵疑惑地看了看这几个字又看了看井口,心里怒吼一句:“这么高怎么跳啦!”

老人家说走就走了,可她什么都没学会就只会背那什么口诀和耍那几个招式,你说要她怎么跳的上去?

萧灵摇了摇头,看来只好爬上去了。

想罢,萧灵便“呲牙”兼“舞爪”地往上爬了,可才爬了没几步又掉了下来,再爬又掉了下来,气得的她直跺脚。想起玩极限奔跑的玩家都是左蹦右跳的很快就能爬上高楼,要不自己也试试吧,虽然没什么信心。

于是萧灵深深吸了口气,做了下热身后,站在井口的中间,猛地往右边一跳!双手碰到石壁的同时右脚用力踩在石壁上一蹬,跳向左边!然后又重复同样的动作,她竟然第一次就成功了这么高难度的运动,还连续跳了十多下!眼看井口就在眼前,再跳两步便能出去的时候,井口忽然冒出了个黑影!吓得她动作僵硬了一下,脚没踩好整个人便失去了平衡要往下掉!

萧灵心一紧,伸出了双手想要抓住什么,幸好的是那黑影及时拉住了她的手腕,她才没掉下去。

“呼……吓死我了!要真摔下去不死也伤残……”萧灵吓得直冒冷汗,回头一看,底下可是20多米高的井底啊!蹦不上来事小,掉了下去那可就真不敢想象了。

“哎呀?这不是寨主吗?”

头上传了一把男人的声音,萧灵转过脸一看,可惜太阳太猛了眼睛直冒金星,完全看不到他的样子。不过不管是谁,先让他拉自己上去再说了:“还不快拉我上去!”

“是,寨主。”男人恭敬的应了声,一把将她从井口拉了上来。

萧灵一时没站稳“哇”的一声扑倒在这男人的身上,头撞在了他结实的胸前,撞的她头晕眼花的。

“寨主,老朽不已经在井下写了‘跳上来’三个字吗?怎么你还用爬的啊?”

听到他这句话,萧灵就气得头顶都冒烟了,起了身还没站稳,双眼还冒着金星头晕晕的就骂道:“你还好意思说,就只写‘跳上来’害我差点跌下去,你你你你……”

男子见她手都不知指向哪了,“哧”的一声笑了出来,说到:“寨主还是回房休息吧!一直呆在井底下,突然见那么猛的日光会头晕。”

哎呀?萧灵怎么突然发现这男子的声音好好听啊。

男子一手绕过了她的肩,一手扶着她的手带着她一步步走向屋子。

虽然萧灵头很晕,但她还没傻!看似不满地挑了挑眉,说到:“嗯?你们古代人不是很讲究什么男女之别的么?”

“古代人?呵…!”男子嘴角微扬,笑声淡幽迷离犹如箫声一般悦耳悠扬,又道:“您是我们煞比山寨的新一任寨主,老朽自然要照顾好寨主的。况且寨里没有女子,要搀扶寨主这等大事自然只能托付在老朽身上了。”

这人一直老朽老朽的自称,他很老么?听声音也不像。

闭上眼睛,萧灵努力让自己清醒些,终于在进屋后感觉好多了,头不晕了眼也不冒金星了,转过脸一看,正好对上那“老朽”的脸。

天啊……白又细腻的皮肤该羡煞多少女生!挺直的鼻梁甚是好看,立体得来又给人玲珑的感觉,让他这张脸更添了分魅惑的美,月牙般的薄唇微微上扬似乎在对她笑,这一笑的魅力好比天上的美月,让人感到惬意宁神!一双狐狸样的媚眼上长着长长睫毛,可偏偏眼眸之中却清澈如泉,带着笑意眨了眨眼,似乎要将人的魂都勾去。好一个明眸朱唇,拥有天使般治愈的笑容的同时却有着一双狐狸般妖冶却又明亮的眼神,眼前的人这真的是男的吗?

“你、你你是女人吗?”

“噗…!”“吱…!”“唔…!”“嘿…!”

话一出,大堂里的山贼顿时齐刷刷地转过身背对着他们俩,想笑又不敢笑出声,双手拼命地捂住嘴巴,肩膀一耸一耸的,是人都知道他们偷笑了。

“唉……”男子幽幽叹了口气,皱了皱弯眉,松开了手,说:“寨主,老朽可是货真价实的男人啊!”

“那你是狐妖变的?”

萧灵就这样一脸好奇、闪着明澈的龙眸傻傻地问了句,让男子更是无奈:“寨主,老朽是货真价实的正常男人。”

萧灵还是有点不相信,用手指轻轻戳了戳他胸口:“啊?不是软的啊,真的是男人啊!”

男子又气又无奈,已经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你几岁了?”

“老朽今年正好双十。”

“双十?才二十岁就老朽老朽的自称。”

男子不紧不慢地说:“因为寨里就数老朽最资深了。”

“那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老朽不才,是寨里的长老,姓朱名远彰。”

“什么!”萧灵惊讶得这话几乎是喊出来的:“朱元璋!我的天啊!我是穿越错了朝代吗!唐朝怎么冒出了个朱元璋!而且还颠覆了我对朱元璋的幻想!在学校的时候我还以为朱元璋是个面貌猥琐老头!想不到竟是伪娘!还是说他年轻的时候是伪娘,中年后是猥琐老头?”

话尾中的两个字,让远彰直接风化了,良久才说出一句:“伪娘吗?寨主的意思是假冒的人母吗?”

萧灵擦了把汗后才喃道:“伪娘不是这意思……”

“那好吧,老朽这伪娘也就不碍着寨主的眼了,老朽告退……”远彰双眸闪烁着泪光,含泪回房。

**********

到了晚上,寨里的弟兄给萧灵精心准备了一场“登寨仪式”,同时也是老寨主的丧礼。

就在朱长老宣布萧灵为新一任寨主的时候,她才想起既然自己已经是新的寨主了,那她不就有权更改山寨名称和各种权利了?

没有丝毫迟疑,就在朱长老话音落下的那一秒,萧灵立刻说道:“各位弟兄们,从今天开始,我们山寨不再叫做傻逼山寨了!”

原本很是热闹的场面霎时间变得鸦雀无声,每个人都瞪大眼睛盯着萧灵看,那种惊讶又的眼神让她心有不安,于是她干咳了声,继续说:“我知道这做法你们可能不太同意了,所以我就不改这名字了,就让这名字顺序调换一下,叫比煞山寨吧!”

台下一阵死寂……

萧灵冒冷汗……

就这样众人和萧灵一阵对视,最后竟爆发出整齐的一声:“寨主万岁~!寨主万岁~!寨主万岁~!……”

直到仪式结束后远彰才告诉萧灵,原来煞比老人家原本并不想用自己的名字当做山寨寨号,可又想不到其他的好名字。所以现在把山寨改名也算是了结了老人家的一个心愿,同时也代表着山寨进入了新的时代!

就在今晚的登寨仪式中,萧灵总结了不少东西也得到了不少资料。

首先,山寨内部情况:人数57,钱财寥寥无几。

原来五年前,真的像老人家说的那样,他曾经威震江湖。可是那年的去选武林盟主的时候被西门家的西门毒暗算,双腿中毒,幸亏赖家的药圣出手相助才保住了性命,但双腿中毒已深,就算解了毒,可神经受到破坏再也无法站起。失去双腿的煞比只能退隐江湖,但依然有不少弟兄对他不离不弃,从此在荒山立寨,专劫富济贫。可自山寨创立以来一直都比较贫困,主要是这山比较偏僻,路过的官吏、贵公子哥儿、车队都比较少。虽然光靠这些能维持山寨生计但煞比老人家曾订下“所劫财物当全数济贫”的规矩,所以大部分兄弟都有进城做些小买卖以巩固山寨的财务基础,而平时吃喝一般都是寨里的兄弟自家种的、养的、酿的。然而三年前,江湖人称“神算子”的博逸仙来此地探望煞比寨主,并留下一诗暗示三年后会有一人出现,能给山寨带来繁荣,但那个时候也是煞比寨主归土的时候。

话说萧灵因为想不通为何自己无端端出现在这里,所以问了远彰,才知道原来是山贼甲乙在“悬崖”下捡到她的,而所谓的“悬崖”连2米都没有。顺带一提,他们将萧灵从麻袋里拖出来的时候找到了次元袋,知道是她的东西所以没有乱碰,放到了房里,也就是新寨主的房间。

今天忙了那么久,萧灵回到房里见已经有人帮她准备了大木桶和热水,便直接更衣沐浴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人家传输给她的真气还在体内没有安定,从井口出来后她就一直感觉胸口闷闷的。

“呼……”萧灵长舒了口气,想起老人家教过的调息方法,不等洗完澡,直接在木桶里开始运气了。

片刻后,萧灵才感觉好了些就响起了敲门声,累了一天的她有些不耐烦地吐出一个字:“谁?”

“寨主,是老朽。”

“又来了,总是老朽老朽地自称。”萧灵不满地小声嘀咕,又答道:“进来吧。”

“嘎吱…”的一声,门打开了,远彰手拿着一套衣服和一本书,低着头进房后把门关上。

关好门,远彰才抬头一看……

“寨、寨寨、寨主!老、老朽并无意冒犯!立刻便出去!”

“慢着。”萧灵不紧不慢地叫住了他:“把东西放下,有话门外说就好了。”

“是、是寨主!”远彰又低着头用手挡在自己眼旁,急忙把衣服和书都放桌子上后便赶紧出了房门:“因、因为山寨里没有过女、女子,所以只有男子服装,请寨、寨主将就一天,老朽明天就派人下山买新的衣服!”

“知道了。”萧灵也泡够澡了,起身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水走出木桶,随手翻了翻桌上的男装,一件内衣、一件外衣、一条裤子、一条腰带和一双袜子。摸上去滑滑的、凉凉的,感觉质感还不错,没想到尺寸和自己的差不多,于是问:“这套衣服谁的?”

“请寨主恕罪,是老朽年少时的衣服。”

萧灵利索地穿上自己的内衣裤,再穿上古装,感觉好像也还不错。于是收拾好要洗的衣服,直接塞给了门外的远彰,说道:“把这些脏衣服洗干净了再拿回来给我。”

“是,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