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生陵》

第二章:穿越唐朝

身体……动不了……

等萧灵恢复意识的时候,想要睁开双眼,想要动一下手脚,想要知道昏迷过去后发生了什么事,可她做不到,就连眼睛都无法睁开。是因为被雷击中的关系吗?身体的神经还处于麻痹状态,除了有些清醒的脑袋能想些东西,她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感觉好黑暗,她不知道玄思在不在附近,不知道这场空难中还有多少人活着……或许,她已经死了?她想哭,可却没办法流下眼泪。

不知怎么的,萧灵猛然感到身体在坠落!接着便狠狠摔在了遍地树叶的土地上!

“砰!”“啊…!好痛……”

这一摔,萧灵只感到摔的好痛!但她能开口说话了!她的知觉全都回来了!

萧灵高兴地睁开了双眼,可却被周围的环境吓了一跳!

“这什么地方!”萧灵惊讶得张大了口,原本就圆溜溜的一双眼睛瞪起来甚是可爱。

萧灵环顾这四周,周围都是一片高挺的树木,很宽旷,给人一种一望无际的感觉;地上铺满的树叶有厚厚的一层了,一阵微风轻柔地拂过,树枝上的叶子随风摆动发出沙沙声,地上的落叶也随着风向轻颤;抬头,能望见那万里无云的晴空。如此诗意的美景,可在此时此刻却只让萧灵感到不寒而栗!

好空旷,这种渺无人烟的感觉让人感到很不安,萧灵猛地转过头四处寻找玄思的身影,可这哪来的人?只有自己一个!

不行……!要冷静!

“我不是从飞机上掉了下来吗?我不是掉进了海涡里吗?师傅呢?师傅!他一定就在附近!一定!”萧灵赶紧站了起身准备大喊师傅,就在这时,几个黑衣人不知从哪窜了出来,其中一人手里拿着麻袋身手敏捷地一晃便将萧灵整个人都套了进去!与此同时,另一个黑衣人已经将她横身扛起!

“喂!搞什么鬼啊!救命啊!”这突然的袭击吓得萧灵直喊救命,心里顿时没了底!没有回应的声音,她只感觉自己身体一倾便被扛了起来!

“呜呜呜……有没有搞错啊!!难道没有掉进海涡里,是被大风吹到了古岛上!你们不是食人族吧?不会是要把我煮了吃吧!呜呜呜……说句话啊!就算我听不懂也说几句话啊!”

“头儿,这个女的我们要怎么处置啊?”

萧灵一听到是中文便激动,心想难道这里不是无人岛而且还是住着中国人?于是赶紧问:“这位大哥!你是活人?中国人?我也是耶!”

“这女的身份不明,凭空出现在这里,先押她回去再说!你先回去通报!”

尽管某人的话被人无视了,但一听到要被押回去,萧灵立即联想起了“地府”!心里不禁又是一轮天马行空,难道她已经下地府了?难怪感觉那树林那么眼熟!不就是游戏里经常看到的地府外围么!一想到这里,萧灵“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哇呜呜呜……原来我已经死了,还被鬼差大哥看成了是‘身份不明’的人呜呜……”

继续被无视……

萧灵就这样被人扛着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分钟,毫无预兆之下就突然被扔在了地上痛得她又是一阵鬼嚎!

黑衣人帮她解开了麻袋的绳子,萧灵感觉头顶一松便毫不客气地一边用手使劲地掰着想要钻出麻袋,一边大骂:“你们鬼差办事效率差也算了,连我什么身份都没搞清楚就要送我去投胎!投胎也算了还要把我裹住!你们地府到底混什么吃的啊!”

才钻出麻袋,眼前的屋子简直让她傻了眼,连话都说不下去了……

萧灵的嘴张得都能塞进个鸵鸟蛋了,还使劲地瞪大那双水灵的眼睛,放佛要把整间屋子都看透!

这并不是说很豪华的大屋却给人一种高雅感觉,地方宽敞,陈设简单却透出一种优雅高贵。比起华丽,这屋的主人可能更喜好简单,屋里并没有多余的摆设,除了一些雕工精细的檀木桌椅和茶几,就只有火红色的地毯和台上的一套完整的茶具。萧灵看大屋的设计古风古色,看来是真的地府了。

“报上名来。”

顾着审视屋子家具的萧灵直到听见有人说话才注意到前方的座位上坐着的人……

这男子身穿一件雅致的白袍,袍上颜色近白的花纹一针一线都绣地十分精致,深蓝色的腰带一侧挂着一面小小金牌甚是抢眼。男子坐在上座却蒙住了自己的脸,只露出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目光深邃却也锐利逼人,微皱的剑眉之间浩气凛然,眼中尽是审查。

萧灵在这陌生的环境里却是一副少根筋的样子,傻傻地眨了眨眼,跳过他的问题反问:“你又是谁?我记得地府好像没有这样的一个角色啊?”

“大胆!我们将……!”

萧灵身后的一个黑衣人上前一步正想开口大骂,可那蒙面的白袍男子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黑衣人便立即闭上了嘴往后退。

“哇!好酷哦!”萧灵小声地嘀咕着,又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审视那男子,给上评语:“看上去好像挺壮的,身材不错的感觉。”

白袍男子并不在意眼前女子搞不清状况的嘀咕,耐心再一次问“你姓甚名谁?”。

“龙萧灵,”回答了,萧灵又问:“你们地府没记录吗?”

“地府?”白袍男子眉头皱得更紧了,似乎不满,又似乎有疑问。

萧灵只能用着十分无辜的眼神看着他,其实她心里也有很多疑问,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问了。

白袍男子见她不出声,也没多问什么,便对那黑衣人说道:“伏衡,带龙姑娘到西厢房里休息。”

“可是她……!”被称作伏衡的黑衣人好像很不愿意,可白袍男子一个凌厉的眼神,他只能从了,客气地走到萧灵面前右手一摆,道:“龙姑娘,请!”

*****西厢房*****

到了西厢房里后,几个婢女又是端茶递水、又是嘘寒问暖地轮流伺候,还抬进了个大木桶往里倒水说是给萧灵更衣沐浴,又拿了几件不同颜色却是差不多样式的衣服说是让她挑件换上,弄得萧灵心里直喊苦,明明还是夏天,对方却拿来一堆长袖衣,而且这般伺候实在让她感到不踏实。总之找了个借口,萧灵便把她们都打发走了。

萧灵现在的心绪完全是混乱一片,看这里的一切似乎不像地府,那么她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这到底是哪里?玄思有没有可能就在附近?

“首先,我和师傅一起坐飞机去美国,途中行雷闪电,飞机被雷劈中了,舱门打开了,我和师傅都飞了出去。”萧灵自言自语着回想当时所发生的事情:“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打开了逃生跳伞,师傅抱紧了我所以也没掉下去,然后海上出现漩涡,我的跳伞装置不幸被雷劈中,我把师傅推开了,看着他掉进海涡,而我自己也在掉进去的前几秒昏迷了……”越想,萧灵就感到越不对劲:“既然跳伞装置已经失灵了,我又怎么可能飞到陆地上?况且当时距离海涡的那么近?”否定了掉落到陆地上的可能性后,萧灵摇了摇头继续喃喃道:“不可能,如果掉进了海涡,那我现在在的地方只可能是阴曹地府啊?不然难道是天堂?可怎么看无论是前者或后者都不像啊……”

“嘎…”

门被推开了,刚才就在外面准备敲门进来的白袍男子因为听到萧灵的自言自语而停下了敲门的动作,可听了之后只感到一头雾水,什么飞机、什么美国,什么舱门、什么装置一点都没听懂,只是大概明白这女子和她师傅失散了不明不白出现在这里还以为自己到地府报道了。其实他过来之前已经问过他手下的黑衣人,都一致说这女子是凭空从半空出现掉落树林,诡异至极。

这次白袍男子没有蒙着脸,萧灵习惯性地盯着他仔细打量了一遍。

萧灵穿着高跟鞋还站直了身子也顶多能够到他肩膀多一点点。鼻如悬胆、英眉星目,稍厚的嘴唇看着既性感又不失男人味!给人的感觉儒雅而方刚,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刚才狠狠瞪人那样凶恶。原本就身材健硕、身高傲人的他一身长长的白袍显得他身材更是修长,气质凛然,甚有将才之风范。

经过刚才的事之后,萧灵看得出白袍男子是个有势力的人,说不定还是这里的老大,所以她也不敢嚣张,只好低声问:“干嘛?”

“你是如何进入我家树林?”白袍男子的语气很淡,不像在审问人。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来到这里的,大概是掉下来的……”说到这个,萧灵脸上的无奈更是多了分。

“家乡呢?”

“C市十三区。”

“锡市十三区?”白袍男子又皱起了眉,用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萧灵。

萧灵看这样让他问下去也没什么结果,只好开口道:“好啦,换我问你,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谁?死神?鬼差?还是……阎罗王?”

不知是不是白袍男子觉得萧灵在胡闹,表情变得很严肃,说:“长安,轩辕德曦。”

“长安我懂!”一听到这里是长安,萧灵无比激动了,猛地站起来说道:“原来这里是陕西西安啊!怎么还……不对,还是说你们在拍古装剧?还有我问你是谁不是问你名字啊。”

轩辕德曦不作回答,似乎有所思量。

萧灵见他不说话。又问:“今天几号了?虽然看手机也可以,不过还是问问确定一下比较好。”

“几号?”

“对,几号?”萧灵见他好像一脸懵懂,又换了个问法:“今天什么日子?今天……何年何月何日?”

“大中三年七月二十五。”

“大中三年七月二十五?大中三年?好像哪儿听过……大中三年,李怡当帝的时期?”

“大胆!”轩辕德曦突然一手拍在桌上吓得萧灵抖了一下!

“干嘛啊!”萧灵又气又无奈地干瞪着白袍男子,表情很是无辜!

轩辕德曦皱紧了眉毛狠狠瞪着她,像一头发怒的雄狮,怒道:“竟敢直呼当今圣上的名字!你不想活了吗!”

“什么!当今圣上!?”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萧灵的脑袋顿时一片混乱……

最后,两人心平气和地好好谈了大约半个小时,萧灵才知道原来自己穿越到了一千多年前的唐代后期!正如所见,刚刚轩辕德曦才说当今圣上是李怡唐宣宗,大中三年的七月二十五。而萧灵也把自己的来历告诉了他,还说明了和她师傅失散的事,说不定玄思也一样穿越到了这边。

“原来如此,难怪你会凭空出现在禁地,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龙姑娘你就先住在府上,待姑娘习惯唐朝的生活后再做打算。”德曦似乎愿意相信萧灵所说的话,没有表现怀疑,说话也变得恭敬有礼,可他口中的禁地……?

就在萧灵想要问关于禁地的事情时,德曦忽然起身说道:“在下还有事要办,龙姑娘你先休息吧,失陪。”德曦说罢便离开了房间,她连开口的机会都没。

走出房门之后的德曦眉头再次紧皱,一千年后的人啊,真的有可能穿越到这里吗?不然她的凭空出现和那身古怪的装束又如何解释?且罢,自己已经擅离职守有一炷香的时间了,先回去看看状况,明天一早再会会这神秘的女子吧!只要将她留在府中加以监视,是穿越人还是侵入者,很快便明了。

德曦离开后没多久,留在房里的萧灵因绞尽脑汁而闷得发慌。为什么德曦会这么轻易就相信了这么荒诞的事呢?他是不是只是装相信,背后却在暗算她呢?可他看上去锦衣玉食的,自己又有什么能被他计算的呢?再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不如出去逛逛清醒一下。决定好后,对唐朝充满好奇的萧灵打开了房门,仰头深深地吸了口气,古代的空气好新鲜啊!

“贱婢!竟敢偷夫人的首饰出去典当!狗奴才!贱人!”

“夫人饶命啊、夫人饶命啊!家母卧病在床,奴婢也是迫不得已只好偷夫人的首饰去当些钱给家母治病,求夫人看在奴婢出自孝心的份上饶了奴婢吧!夫人求您饶了奴婢吧夫人!”

从不远处传来的的打骂声和求饶声,挑起了萧灵的正义感,走过去,只见一个衣衫有些破烂还染有血迹的丫鬟跪在地上双手抱着那贵妇样的女人的脚求饶,而站在一旁的老大婶一边拿着藤条抽打着丫鬟一边大骂:“放开你的脏手!别碰夫人!你这小偷没资格碰夫人!别弄脏了夫人的衣裳!放手贱婢!放手!”

看着跪在脚下的丫鬟,那贵妇毫无表情,语气冷淡地开口道:“好了乳娘,别打了,血都溅到我襦裙边上了。”

“是,夫人。”老大婶,也就是那个乳娘很恭敬地面带笑容回答,可转过脸看着那丫鬟又是另一副凶恶泼辣的表情,狠道:“还不赶快谢夫人开恩!”

“谢夫人开恩!谢夫人开恩!”丫鬟赶紧松手叩头谢过。

那贵妇,也就是所谓的夫人,转身小步走开,边走边说道:“将她双手废了,然后逐出本府。”

“是!”原本站在一边一动不动的三个家丁应声后,立即走过去拖开那丫鬟,抄好家伙准备执行命令!

“不要啊夫人!求您了夫人!求夫人开恩啊!不要废我的手啊!奴婢上有高堂不能没了这双手的啊!不要啊!夫人开恩啊夫人!……”丫鬟挣扎着拼命求饶,可那夫人毫无反应并一步步离开,家丁们那麻木的表情一定也没打算下轻手,而那乳娘还朝她瞟了一白眼!

在这种情况下,萧灵实在没办法看下去了,上前厉声喝道:“住手!”

众人转过脸一看,都愣住了!

这女子身材高挑,穿着一件从未见过的古怪披风,衣领是外翻的;而且古怪的不只是披风,连襦裙……这不能说是襦裙,裙边还不及膝盖,白皙的小腿一览无遗,还有就是一双从未见过的高跟鞋。

萧灵见他们都不出声,赶紧去扶起那丫鬟,说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虽然只是个仆人,但也是人啊!你们也太不讲理太嚣张了吧!”

夫人皱着眉头对萧灵上下打量,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乳娘,大声喝道:“大胆!是谁放你进我们轩辕府的!竟敢在夫人面前大声喧哗!还穿的袒胸露腿的!来人啊!把她拿下!”

袒胸露腿?萧灵由不得看了看自己的衣着,哪里袒胸露腿了?这叫走在潮流的尖端啊!……诶?不对,这哪是看衣服的时候!原本要废丫鬟双手的三个家丁听命后都拿起了棍子指向她!

乳娘见他们只用棍指着,气得直跺脚,叫道:“愣什么啊!动手啊!”

“是!”三个家丁应声,一同用棍挥了过去!

萧灵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警告道:“喂!你们别乱来啊!我会空手道的!别怪我不客气!”好吧,她只是学过几招,最后嫌辛苦就放弃了。

乳娘一听,一脸不屑一顾、头抬的老高、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什么?空手盗?雕虫小技!别指望在我们轩辕府耍这种小伎俩!上!”

三个家丁再次拿着棍挥向萧灵!只见她侧身一闪,一手抓住了一根棍,中间的那个家丁将棍向前一戳,萧灵立刻往侧边转身,右脚抬起将棍踩在脚下!可惜她穿的是高跟鞋,那家丁一抽就将棍拔出了并再次挥起从上往下劈向她!萧灵正想将手中抓住的长棍挡下一击时,一块碎石突然从旁飞出,轻易地将那家丁手中的棍子击落地上!

众人往碎石飞来的方向一看!站在那里的正是轩辕德曦!

乳娘和三个家丁正要行礼,德曦却将手一挥,厉声道:“都退下!”

“是,奴婢告退!”“是,奴才告退!”

乳娘和家丁们都离开后,德曦走了过来,不问因由,对那丫鬟说:“你先回房,过几天等伤好后我会让总管带你到账房领满三个月的工钱,之后你再离开轩辕府。”

不等丫鬟道谢,德曦就让她离开了。

夫人静静地看着德曦,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德曦也不问话、不解释,只说:“这位是龙姑娘,我请来的贵客。”德曦说罢便要离开,说是他还有事要办,让萧灵先回房不要乱跑。

还没能问上自己想知道的事,萧灵也只能乖乖听话回厢房了。房里又没什么事做,萧灵就在想,那夫人是不是德曦的老婆?如果是,为什么他们那么奇怪?一个不问一个不说,冷战中吗?想不到看起来人品不错、性格不错、气质不错、相貌堂堂的轩辕德曦品味那么差,竟然娶了个没人品、没同情心的毒妇,顶多就稍微有那么一点姿色也不至于能让德曦拜倒裙下吧?难道唐朝都没美女还是这里的男人都品位差呀?不过也可能是父母安排,盲婚哑嫁吧。

想着想着也感觉挺无聊的,拿出次元袋萧灵才想起用塔罗牌占卜玄思的安全,能不能找到他先不说,只要他是安全的话她就安心多了。

决定好用《处境马蹄牌阵》后,萧灵将牌洗好,深呼吸着默默念着想要知道的问题,祈祷着希望师傅能平安。

待精神完全集中后,将牌放在桌上手一滑形成扇形,再从中抽出五张牌摆成马蹄状。萧灵翻开第一张代表玄思现状的牌:剑·10(逆位)!

这张牌的画面是一名男子俯卧在地上,后背插了十把剑,有一把甚至是从耳朵插进!而这牌面中有一半被黑色的天空和乌云占去,暗示着试验、惨痛、结束,但也意味着黎明前的黑暗!

这牌的逆位有猛烈极端的变故之意,有时甚至预示着涉及生命危险!不过庆幸的是,坏牌的逆位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情况有可能好转,说明玄思如果能经得起这次惨痛的试验,一切就都会好起来!

萧灵再次深深吸了口气,拼命地抑住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代表现状的牌而已,还有其他的牌没揭开,说不定事情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这么糟?

要翻第二张牌的时候,萧灵的手在牌上游移不定,好几次想翻开却又犹豫着什么,最后只得闭上眼狠心一翻!这是代表环境变化中可预知情况的牌:女教皇(正位)!

看到是女教皇之后,她那悬吊着的心才松了下来……这牌代表着玄思很可能会因为此劫开发了他内在的神秘潜力,前途有所变化,正如他之前说的,他命好,有贵人相助,而这牌正正暗示着有人帮助他并很可能是个女生。

接下来是第三张,代表在环境变化中本人无法预料的情况:杖·男仆(逆位)!

这牌在不涉及孩子的情况下,指的是来自远方的坏消息,而且玄思会遇到个独断、控制欲强、不可靠、不诚实的人,亦指他本人将会陷入困境。

“远方的坏消息吗……?”萧灵喃喃念着:“对师傅来说的坏消息会是与我有关吗?难道我会出什么事?看来担心师傅还不如担心一下我自己的好……目前占卜看来,师傅吉多凶少呢。”

不过占卜没完毕萧灵也不会随便打断,继续翻开最后两张牌,分别是即将发生的事和结果:星·7(逆位)、审判(正)!

看来接下来的日子里玄思会遇到经济困难,也难怪啦,毕竟这里是古代,带了再多的钱来都是废纸一张,银行卡也没地方刷,更别提扫描过账了。

然而结果是审判的正位,审判又名复活牌,有重生、全新的意思,也寓意着找回重要的物品和遇见旧友!萧灵那个劲,激动啊!一下子蹦了起来高兴得一蹦一蹦地原地转圈:“真的!真的!!很快就可以再见师傅了!我可以回到师傅身边了!很快就可以啊哈哈哈!”

*****午夜*****

“啊~~~哈~……”打了个哈欠后萧灵伸了伸懒腰又慵懒地靠在了床边,看着窗外的椭月发现时间总在不知不觉中流去,占占卜、玩玩手机,那么快就已经到深夜了,都那么晚了,心想轩辕德曦也不会来了吧?于是把东西都收进次元袋里,再把次元袋折好放在衣袋里,把蜡烛吹熄后便躺上床上,仍面向窗外,静静地看着那轮明月,似乎回忆了很多,想了很多。

正在萧灵迷迷糊糊快要入睡的时候,突然听见窗口“嘎”的一声,神经大条的萧灵以为是风所以没理会,转过身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继续睡觉。

朦胧中似乎闻到了阵香香的味道,漆黑的眼前开始浮现玄思的脸……这是梦…吗?

**********

“泼!”

“嗯…!”

正睡得香的萧灵突然被人用冷水泼了一身,哆嗦了一下,好不容易甩了甩头清醒过来后,才发现自己正坐在椅子上,手脚都被绑住了!眼睛也被布蒙住了!只能透过布依稀看到烛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看起来那么体面的轩辕德曦是黑帮老大?还是什么坏人?

“轩辕夫人,等候您多时了,嘿!”

这把低沉的男声萧灵从来都没听过,话后那用喉咙哼出来的笑声听得让人直打寒颤!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抓来,但她听懂了他对自己的称呼!唯一解释是抓错人了!

“你们抓错人了!我姓龙!叫萧灵!不是什么轩辕夫人!”

“轩辕夫人,花了我们那么多时间和力气,您是不是该合作点呢?”

通常上演这样剧情的时候,不管被抓的那个人怎么否认,抓人的那一方都一定会咬定你在狡辩!萧灵只好放弃挣扎了,问:“那你们想怎样啊?”

“这就对了嘛!其实只要夫人您合作,我们也没打算把夫人您怎样,但如果您硬是不肯说的话……那我们只好把您扔下山喂狗了!”这次说话的是另外一个男人,语气透着几分威胁,由不得萧灵反抗。

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这灾难怎么接二连三地冲自己来啊?误打误撞竟然还成了代罪羔羊!想到这里,萧灵更是泄气,刚穿越到唐朝什么都不知道的她,怎么可能知道他们要她说什么?

歹徒见萧灵不吭声,直言问:“夫人,请您如实告诉我们尘世零枝到底在哪里。”

“尘世灵芝?”一听这名字都知道它是无比珍贵的药材了,萧灵心想如果瞎编一个地方让他们去找的话,就会离开一个人,剩下另一个人来看守自己,那她有没有机会能逃跑呢?

“夫人,”这时,第三个男人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如果夫人您想随便编几个地方让我们白跑一趟的话……我们只好给您一些惩罚了,比如……割掉一只耳朵?”

听完他的话,萧灵整个人都颤了一下,那阴森的语气就像冷风一样穿过她的身体一般,完全看透她的心思,让她感到无形的恐惧。

“想听实话吗?”萧灵由不得吞了吞口水,心想他们人数说不定不止三个,可能是五个、十个、甚至更多!如果要骗他们的话,那她一定会被折磨得半死的!与其冒这危险来换取几率几乎为零的逃跑机会,不如试试说实话?

“洗耳恭听。”声音低沉的男人有礼地回答。

“就像刚开始我说的那样,我不是什么轩辕夫人……”说这话的时候,萧灵的身体已经因为害怕而发抖着,心紧张地跳个不停,手心也一直冒冷汗,深怕说错一个字就会有生命危险……

“还不打算说吗?”

“不!我没说谎!”突然间,她想起了自己还没有更衣洗澡就睡觉了!那就是说她身上穿的衣服是一个关键!于是接着说到:“首先,你们仔细看清楚我的服装,只要看过一眼就知道我绝对不是唐朝人!”

“点多几个蜡烛!”那男人命令道。

“嗯?”“这装束……?”

很好!看来他们已经开始动摇了!抓紧这机会!萧灵继续说道:“还有,我住的是轩辕府的西厢房,那只是一般的接待客人的房间,试问堂堂轩辕夫人怎么可能住那里?你们是不是搞错房间了?”

“快把地图拿来!”

“你这蠢货把地图看反了!”

“啊?真抓错人了?”

顿时,歹徒们一片混乱,看来她也算是逃过一劫了?心急着想离开这里的萧灵插口问了一句:“那个……请问我可以走了吗?我的眼睛被你们蒙住了看不见东西,没见过你们的样子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这样你们也能确保安全了,那我可以走了吗?”

霎时,一片安静,静地几乎能听见心跳声,有种不好的预兆……

“没有用处的人,”声音低沉的男生终于开口了,然而开口的第一句竟是:“把她扔下山吧。”

“什么!?”这、这这这这决定!萧灵实在不懂!不忿地大声斥骂:“喂!我说你们有没有人性啊!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干嘛这样对我啊!是你们自己抓错人还要我来赔命!你们讲不讲道理啊!把地图看反了这种事都做的出来!抓人的时候看都没看清楚就抓来!你们怎么办事的啊!懂不懂现在的这种工作态度是不行的啊!……”

“还是现在把你杀了的好……”阴森的男人估计是听烦了直接拔出了剑。

萧灵一听到剑出鞘的声音,赶紧闭上了嘴!

“算了,杀这种妇人用剑,玷污了剑身,悬崖就在那边,抬走扔下去就是了。”

“什么叫做妇人!我明明是小姐!”萧灵心里暗骂。

阴森男收起剑,就在这时萧灵被人用麻袋包住扛了起来!她不敢吭声,因为她不知道那悬崖有多高,有没有可能卡在树上而存活下来,总之如果乱讲话挨一剑的话那就一定没命!就算生存的机会很微茫,都一定不能放弃!萧灵知道玄思一定在这边的某个地方担心着她、找她!她一定要熬到那个时候!熬到与玄思见面的时候!

“打晕她吧。”

“啪!”

重重的一掌打在萧灵的颈后,眼前一黑萧灵便晕了过去……

“我……会死吗?”

××××××××××

夏末的清晨空气很是清爽,初升的太阳赶走了带着凉意的黑夜,暖暖的光芒照射在河面上折射出淡淡的金光,清脆的流水声加上树枝上小鸟的高歌配乐,很是沁人心脾。

离小河不远的林间小道传来女子对话的声,原来是不知哪家的两位小姐在散步身后还跟着位丫鬟。左边的女孩身穿鹅黄色的长裙,个子小巧、体态稍显丰腴,妙龄十五、六,脸上的稚气未褪,加上两颗小虎牙看上去挺是可爱。右边的女子袅娜纤巧、姿态娉婷、举止温雅,却不知为何用面纱遮住了半张脸,露出的双眸似若清泉,透着未染尘世的纯洁却又多了一丝寂寞。

“三姐,张媒婆那还没消息么?可她都已经给大哥介绍了无数个对他有意思的庸脂俗粉了怎么就还没给三姐你找到个如意郎君呀?哪怕不如意也是郎君啊!”女孩微仰着头,说出的话固然是不好听可却是一脸自然,没有故意挖苦的意思却是伤人。

女子听了,神色没有一丝起伏,仅是淡淡一句:“三姐不紧。”

“你不紧大娘紧啊,不过三姐你不嫁也好啦,免得我娘催我嫁人,本小姐可看不上那些上门提亲的草包呢!要本小姐看得入眼的也就只有英俊潇洒、才华洋溢……咦?”女孩话说着声音就变了,停下了脚步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的河流,脸色变得铁青。

“怎么了?”女子也停下脚步顺着女孩的目光望过去。

河上漂浮着一个人!

或者说……是尸体!

“啊啊啊啊!”身后的丫鬟吓的失声尖叫,慌张地倒退了好几步!

“春儿,快去叫人来。”女子的一声命令才把失了魂丫鬟叫醒,听命后赶紧应了声往回跑。

女子没再说话,直径走向河边,那样的从容淡定!

女孩早已害怕得说不出话,尽管自家是代代从医,自己长这么大却没见过死人,这是头一回!虽然不想过去,但女孩不想一个人呆着,赶紧小步跑着跟上了女子。

两人走近一看,是一个穿着奇异的男子,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女子抱着医者父母心的心态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男子拉了上岸。上岸后,女子想探探他还有没有呼吸,伸手拨开脸前的乱发竟发现……!

眼前的男子是如此的俊美!他的鼻梁纤巧挺立,长翘的睫毛在朝阳的照耀下泛着淡淡的棕色,残留的几粒水珠在微风中随着睫毛颤抖。还有他眉宇之间那种淡淡的傲气隐隐透出,纵使他双唇紧闭着失去了原本该有的血色却不损他俊气。那轮廓是标准的鹅蛋脸,那么柔美却不失一点男子气概,再衬上他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那种天生的傲气,简直就像是天神刚精心雕刻完毕的人形像不小心遗落在人间化成凡人,美如冠玉、扣人心弦却也叫人不敢亲近。

“好、好美……”女孩盯着男子愣了半天才愣出一句赞美。

女子先是探了探他的呼吸,微弱;再把脉,虽然脉象比较弱不过很稳定,看来没什么事,只是需要好好休养很快就能恢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