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生陵》

第一章:命中劫数

2030年8月某日:

“星·七,逆位……很明显,今天生意不好,那我今天提前下班咯~”女子话才说完,便急着收拾东西离开。

“唉…早知道昨晚就不该开店啊!”一大叔愁眉紧锁地唉声叹气,并一直重复着这话,女子听了似乎不但不觉得烦却倒很得意地说道:“昨天早上就告诉过你啦,你偏偏说什么塔罗牌不可信,如果真的不可信,你女儿我就不会当占卜师了!”说着,女子的神情中还多了份自豪。

“是啦是啦占卜师!知道你厉害了,以后都听你的!”大叔摆摆手,还在为酒吧的事发愁。

那位“传说中”的占卜师--龙萧灵,芳龄17,在这镇子上颇有名气,是位外貌协议会加拜金主义的吃货,身穿一件轻薄的黑色大衣,右胸佩戴着个很特别的紫色神秘水晶球胸针,这是塔罗占卜师的象征。而这家酒吧正是龙萧灵的老爸,也就是那大叔开的。每晚萧灵都会准时出现在酒吧里,为消费过250的顾客免费占卜一次。但由于昨天晚上酒吧里有人喝醉了闹事打架,酒吧除了损失了些酒和杯具还惹来了警察,似乎闹得不小,造成今天酒吧没生意,所以萧灵也就可以提早回家了。

“女儿!等等!”就在萧灵踏出酒吧前的一秒!龙爸叫住了她。

“又怎样啊?”萧灵没好气地应了句。

龙爸一脸忧愁:“你美国的姑姑病重,说很想念你,想你去看看她。”

萧灵挑挑玉眉,狡黠一笑:“机票谁出?”

“你这臭丫头!也不问问你姑姑病情怎样了,就顾着钱!好好好……我出,我出……”龙爸对这女儿的性格实在无奈,投降了。

“成交~!”既然机票有人出,萧灵自然很爽快地答应了,又向龙爸挥挥手示意自己离开,出门前还不忘补上一句:“放心,姑姑没事。”

*****家里*****

回到家,萧灵忽然觉得很不舒服,说不出是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要发生……可奇怪的是她竟然感觉不出是哪方面的事!

走进房间,拿出塔罗牌放在她专用来占卜的桌子上,却怎么都没办法集中精神……

“算了吧,”萧灵自言自语:“还是顺其自然吧,为客人预示未来指点迷津倒没什么,但知道了自己的未来未必是好事……”

想罢,萧灵收拾好东西便扑到了那软绵绵的大床上呼噜。

迷糊中,好像听到床头边的手机在响,萧灵摸索到了手机随手按下接听键,幽幽道:“谁呀……”

“……”

对方没有出声,萧灵以为是恶作剧便挂了。谁知刚挂线没两秒那人又打来了。

萧灵不耐烦地按下接听键便吼到:“竟敢打扰本大小姐春梦…哦不对,是清梦!欠骂是吗!?好不容易才梦到我家师傅肯给我发工资!你竟然敢吵醒我!你……!”

萧灵话还没说完,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冷冷的语调还夹带了些怒气道:“你欠揍是吗!”

萧灵原本的一脸怒容瞬间囧了下来,打电话来的是她师傅啊!

龙萧灵的师傅--夏玄思,年仅19岁已经是国内鼎鼎有名的占卜师了。他不仅会塔罗占卜,更精通面相、命理、解梦、解字等,可惜的是他已经不再为人看面相、解命理了。曾扬言不收徒弟的他,因为萧灵的出现而破例,但是他只肯教塔罗,不过萧灵已经很满足了。

虽然平时玄思对萧灵还算温和,可他一旦生气起来那是有她好受的了。听到玄思的语气带怒,萧灵吓得都结巴了:“当、当、当当当然不是啦!师傅,您打电话来是有事吗?”

玄思听到萧灵对他用敬语,气才消了些:“我刚刚到酒吧找过你,你爸爸说你要去美国看你姑姑,而且他刚在网上订了机票,明天子夜就飞,是吗?”

“什么!!”萧灵惊讶地从床上跳了起身:“机票已经订了!?而且还是明天就飞!?”

“……”

玄思不出声就表示他开始生气了,萧灵连忙改口:“哦哦哦,既然已经订了,那就是了。”

“明天我陪你去,不过机票钱你出。”

萧灵嘴巴顿时张成了O字型,差那么一点又喊了出来,还好及时捂住了嘴巴……

萧灵含泪颤声道:“您都说出口了,我能Say no吗?”

“既然Say yes,还不快点去订机票。”言罢,玄思便挂了电话。

萧灵随手把手机扔在床上,仰天长叹:“我的天~~啊!为什么我这么的命苦~~~!我的钱啊~!”

*****次日*****

因为飞机起飞时间是半夜,萧灵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肯起床,饭后才开始慢慢收拾衣物。其实也很方便,只要把需要的东西都塞进次元袋里就好了,可惜它不像多啦A梦的那个次元袋一样,有无限容量,还可以放进比袋子口大的东西,以现在科技制作出的次元袋容量只有1立方米而且只能放进比袋口小的物品。

到了晚上十点,玄思到萧灵家确定要带的东西都带上了后由龙爸开车送他们去机场。

直到上了飞机,萧灵才开口问:“师傅,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什么了?”

玄思只是轻轻闭上双眼,把座椅调回最初的弧度才缓缓开口:“什么?”

“昨晚我就有种很特别的预感……”

萧灵话还没说完,玄思便打断道:“就因为担心你会出事,我才跟过来。其实我早就给你起过命盘,指明你今年人生会遭逢一次大逆转,但有惊无险。我猜想和这次去美国的事有关,所以跟来。”

“既然是有惊无险那干嘛还要跟来啊,害我白白花了一张机票的钱……”萧灵不满地小声嘀咕道,可还是给玄思那灵光的耳朵听到了:“因为我的劫数,在你身上,似乎快到了。”

“啊?不会吧……师傅,快让我看看你的印堂有没有发黑!”萧灵说着,伸出手在玄思脸上乱掰,又惊声道:“你的印堂好像‘乌云盖顶’耶!”其实她根本就不会看印堂,只是在装……

玄思任由她摆弄,只是淡淡一句:“我知道。”

“那你还来!?你明明可以躲这一劫的。”

玄思又一次打断她的话,说:“祖上庇荫,每次有危险总有贵人相助,所以你放心。”

听完他的话,萧灵才安分地坐好,努努嘴嘀咕:“既然知道你的劫在我身上就不要靠近我啊,离我远些不就没事了,害我还要‘帮你付钱去受罪’……”虽然萧灵嘴上说是因为钱而不满,可她心里却是担心自己的师傅会出什么事,自从她遇到玄思之后就感觉自己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为此心里一直都感到不舒服。

玄思又怎么会不明白萧灵在想什么?其实他也早就习惯她这口不对心的坏毛病了,也不想去戳穿,道:“劫,躲不过,只能化,再说了,你银行存款里的那五个零要留着做什么?”

萧灵一惊!眼睛瞪得老大,似乎要把玄思盯出个洞!她捏着拳头、龇着牙,压低音量怒道:“夏玄思!你竟然连我的钱都算!”其实她是想说:你竟然闲着没事去算我银行里有多少钱!

“呵呵,”玄思倒觉得她现在这表情挺有意思的,其实他只不过是无意间在看到了她银行的月结单,不过却不想就这样告诉她:“一提到钱就翻脸了,你这徒弟白收了。”

“我……!”萧灵见玄思摇了摇头一脸懊悔的样子,还真以为他为收自己为徒而感到后悔,顿时怄气全消只感到委屈。

“各位乘客请注意,客机航班A-1674即将起飞,请各位乘客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

听到广播的提示,萧灵嘟着嘴系好了安全带,心里还是很在意玄思口中的“劫数”,尽管玄思告诉她有惊无险,可萧灵还是感到很不安,那所谓的“劫数”到底是什么?坠机、坠海、被鲨鱼追、登陆无人岛……萧灵不禁展开了那天马行空的想象,逼真得就像即将发生!

越想就越感到恐怖,萧灵由不得用手轻轻抓住了玄思的胳膊,颤声道:“师傅……”

“怕就别想那么多,睡觉吧。”玄思果然是最了解萧灵了,知道她老爱想些有的没的事情,结果什么事都还没发生就先把自己给吓倒了,不等她开口说什么玄思便安慰道:“我说过的,有惊无险,你不信我吗?”

“信!”萧灵信,因为他从未失算过!

“信就快睡吧,去美国的机程远着呢。”

“嗯。”萧灵乖乖地盖上小被子便闭上了眼,尽管玄思没说什么安慰的话,但却让她感到很安心,除了龙爸,玄思就是她最信任的人了。

飞机开始起飞,安全地飞离了跑道。一切看似平静,却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4个小时后*****

一路上来都很平静,等萧灵睡醒的时候已经过了4个多小时了。开着小灯的机舱显得很昏暗,乘客们都睡得很安稳。萧灵转过头看着玄思熟睡的脸,发现他不笑的时候样子真的很酷,就连睡觉的样子也如此,紧闭的双目翘着长而浓密的睫毛,还有那挺直的鹰鼻从侧面看去勾出道完美的弧度,让整个轮廓显得那么立体,加上他的皮肤又白皙得让每个女生都羡慕,因此萧灵曾一度怀疑玄思是不是混血的,至少也该有四分之一的外国人血统;精致的五官、分明的轮廓,或许是错觉,或许是因为灯光昏暗的关系,萧灵感觉今天入睡的他脸上完全没有了平常的那种傲气,倒露出几分孩子的恬静,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熟睡的模样,让萧灵感到脸蛋开始有点烫烫的。

萧灵伸出她的手,正准备戳戳他那完美的轮廓时……

“隆…!!轰隆!!”

原本平静的夜空突然响起了惊人的雷声,吓得她心头一颤!也把所有乘客给惊醒了!机身轻轻一晃,萧灵一时没坐稳便直接栽进了玄思的怀里!

玄思皱了皱眉,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缓缓睁开眼,那样淡定的表情似乎早已料到所谓的“劫数”就在此时出现,但却没料到萧灵在这时候吃他豆腐!

萧灵摸着撞得生痛的鼻子,抬起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那可怜巴巴的眼神似乎就在跟他说:“我不是故意吃你豆腐的……”

“隆…!!轰隆轰隆隆!!”

雷声伴随着闪电越来越大,机舱里的乘客已经开始慌乱了,议论中夹带着害怕、担心,而萧灵也十分不安地抓紧了玄思的手臂,心想:“这次,我绝对不是故意吃你豆腐的!我是真的害怕呜呜……”。

一段小铃声从广播里传来,一位像是领班的空姐说道:“请各位乘客们注意,请系好你们的安全带,由于天气突变,本航班将会在最近的机场降落,请各位乘客放心……”

“叽嘎、叽嘎…”

广播还没完,机身忽然上下小幅度一晃,一些乘客慌了起哄道:“放心!?你叫我们怎么放心啊!”

“就是啊!你看雷声那么大!”

“一般来说平流层不会出现雷电现象的啊?怎么回事呀!”

“该不会是飞机偏离轨道了吧!?还是出了什么问题啊!?”

“啊!?那我们不都有危险!!”

“世界末日!世界末日来了啊!”

“大家请安静!”一位空乘举起了双手示意安静,说道:“我们已经与总部联络过了,也与最近的机场取得了联系,再过30分钟本航班就会在……”

“哐…!!…轰!!!”“啊啊啊!!!”“啊啊!!!”“啊天啊!!!”“啊呜呜!!”

空乘的话还没说完,机身猛然下坠!一些还没系安全带的乘客抓紧了扶手虽然没有滚到地上但也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

“师傅!”萧灵带着哭腔想要告诉他她很怕真的很怕!可她说不出口!萧灵已经被吓得喉咙都哽咽住了!只能紧抓着他的手臂,死死地抓住!

“我知道,不怕!”玄思感觉到萧灵的手在颤抖,感觉到她心里有多恐慌,他用手捂着萧灵的头,不断地在她耳边对她说:“不怕,没事的……相信我,没事的……”

“呜…”萧灵埋头在玄思的怀里,害怕得能听见自己心狂跳的声音,虽然还是觉得好恐怖,可有玄思在,心里不禁感到一股暖暖的气流在胸口窜动,心情也平定了些少。

好不容易飞机再次上升了,开始稳定了,可没有人能放下心。

“砰!”的一声,座位上方掉出一套逃生跳伞装备,这时一位空姐和空乘解释道:“由于刚刚机身被雷击中,导致广播系统和某些电线短路,但请大家不用慌张!刚刚从座上掉出的是逃生跳伞,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逃生舱门将会打开,而各位就穿着这套跳伞跳下去!下面由我们为大家示范跳伞的使用方法!”

“师傅我……!”萧灵湿了双眼,原本水灵动人的双眸如今红了眼圈,看得玄思心里一紧,不让她说完便说道:“快,我帮你穿上跳伞。”

不等空姐解释完,玄思已经先帮萧灵穿上了,还教她跳到半空的时候要按哪个按钮,还有控制方向。

“行了师傅,我记得了,你快点也穿上吧!”“轰!!!”“啊啊!”

萧灵话才说完,雷声响起!机身再次被雷击中!而这次是右机翼!

飞机顿时失去平衡开始下坠!机里又是一阵惊恐的尖叫声!萧灵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实在不敢再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她只知道玄思还没穿上逃生跳伞,她要赶紧帮他穿上!

可上天连那么一分钟都不给!就一分钟!

玄思还没穿好,雷声再次响起!一道雷击中了舱门!由于门是由电子控制的,一旦门上的控制板被破坏舱门就会失去控制自动打开!

坐在舱门附近的乘客没来得及抓住任何东西一下子就被强大的气流吸了出去!而他们都还没穿上逃生跳伞!

萧灵和玄思都坐在离舱门不远的座位,更靠近的萧灵安全带早已断了,只靠双手拼死地抓住前座和玄思拼命地想要搂紧她!平时没做过什么运动的萧灵哪有那么大的力气维持到飞机降落那么长的时间!萧灵知道自己躲不过这劫,她不想连累玄思!大喊道:“师傅!放手!不要管我!”

“少废话!”玄思咬紧牙关,拼命地想要将萧灵拉过来!可气流太大,再怎么用力拉,也只能支撑一小会!

萧灵眼看玄思的安全带快要断开了,使尽力气大喊:“放手!我有穿逃生跳伞!你没!你放手!”

“闭嘴!”玄思说什么也不放!哪怕只能支撑几秒也不要先松手!

“嘶…嘶…!嚓!!”“啊啊啊啊!!!”

最后还是来不及!玄思的安全带一断就再也没有任何阻力了!

在被吸出机舱的时候,玄思的双手依然紧抱着萧灵,这一秒,不知他有没有后悔,原本他可以坚持到飞机降落的……

玄思见她神情呆滞,便在她耳边大喊:“龙萧灵你在发什么呆啊,还不快点开跳伞!”

“啊?啊嗯……”萧灵回过神来,发现玄思的脸那么的贴近她的脸,那深邃而却又夹带一丝星亮的黑眸正直视着她,瞳里倒映着一张放大的脸孔。萧灵脸一红,别过脸深呼吸,赶紧按下按钮。

“轰!!轰隆!!!”

震耳欲聋的雷声再次响起,紧接着天边又闪出了几道闪电。平流层,是雷雨出现可能性极少的大气层,就连天文台都没有预测到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这就是所谓的“劫”吗?

萧灵顾着往上看完全没有留意脚底下的情况,直到玄思叫到:“萧灵!快看下面!”

萧灵低下头一看,才发现身下不远的海有个像漩涡的东西逐渐扩大!

“师傅!那海涡……?”看着那漩涡越来越大,萧灵的心跳得忐忑!虽然电视剧里有看过这场面,可现在是亲眼看到啊!

“还愣什么啊!快往反方向飞!越远越好!”玄思的心一紧,眉头紧皱,这严峻的神情是萧灵不曾见过的。

“嗯。”萧灵应了声后照做,心想如果玄思是怕掉进漩涡里,这也太扯了吧?这飞行的高度离海面那么高,怎么可能无端端掉下去?除非逃生跳伞出故障!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她心里这样想的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一轰!那道雷就劈在了萧灵后背的跳伞装置上!由于那装置是用金属制成会与人体导电!萧灵只觉电流瞬间麻痹了全身,双臂抽搐了一下将玄思推开!同样被雷电击中的玄思身体失去了力气,抓不住任何东西,就这样坠向海面!这一切来得太快,感到头皮酥麻无法思考的萧灵,脑海里浮现出的只有--死亡。

她,会死吗?

时间在萧灵的脑海里飞速倒转,回到上机之前、来机场的路上、家里、酒吧……半年之前、初中的时候、小学……意识变得迷糊,她会就这样结束她这短暂的一生吗……

“师傅,对不起……”

爸,女儿只能来世再孝顺你了……